奔波中的哭丧人

发布时间:2019-04-06 08:32

  奔波中的哭丧人


  3月22日,山西平遥,职业哭丧人三平正在自己的摩托车旁化妆,准备在葬礼上表演。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3月23日,山西文水,三平的手长满茧子多处开裂,他从事职业哭丧人十几年了。


  3月24日,山西平遥,这是职业哭丧人三平的部分表演道具,他所有的道具都装在一个包里。


  3月22日,山西平遥,职业哭丧人三平骑摩托车去参加一场葬礼。他几乎把晋中市的村庄跑遍了。


  3月22日,山西平遥,一场葬礼上,职业哭丧人刘弘(化名)直播演出,表演间隙还与直播间的粉丝互动。

  披上白布,系上孝帕,扑通一声就跪在了灵堂前,声嘶力竭的哭声几乎要盖住呜呜咽咽的唢呐声……

  这就是职业哭丧人的工作场景。

  职业哭丧人也被行业内称为“敲打”、“唱的”或者“哭的”。但其实除了哭丧,他们往往吹拉弹唱样样在行,演杂技也包含在内。

  三平是职业哭丧人中的一位,他所在的山西省还保留着葬礼上戏班子送灵哭丧的习俗。

  一般情况下,一个戏班子的人数并不固定,都是临时由揽事的中间人根据不同的活叫上不同的人。

  作为职业哭丧人,他们一般早上六点多就要起床,八点左右赶到葬礼现场,随后开始表演自己的拿手绝活。直到下午三点多葬礼结束,才算是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他们奔波在各个乡村里,一个月最多歇上三四天。干得好的人拿的赏钱多,一个月能拿到七八千元。

  因为长期在大分贝的音乐环境下工作,他们大多听力不好。而长期暴露在阳光下,也让他们拥有了黝黑发亮的皮肤。

  职业哭丧人大多称自己为民间艺人,随着时代发展,他们也学会了在直播平台上直播自己的演出。有些从业者觉得这个职业丢人,也有人觉得这份职业应该受到尊敬。有年轻人觉得这个行业干久了没意思,似乎更新潮的酒吧乐队更能吸引他们。

  新京报记者 刘思洁

powered by 玮宁文学 © 2017 WwW.wn-ste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