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清明追忆饶宗颐

发布时间:2019-04-05 22:07

  中新社香港4月5日电 特写:清明追忆饶宗颐

  中新社记者 曾平

  “万古不磨意,中流自在心。”饶宗颐教授当年和学生在海上弹琴时所作的这两句诗如今伴于其位于香港宝莲禅寺的莲位侧旁,横匾“慈悲喜舍”。细观之,题诗由饶公亲笔所写,落款为其号“选堂”,横匾四字则出自饶公次女饶清芬之笔。

中新社记者跟随与饶公甚为熟稔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馆长李焯芬教授前赴饶公莲位致意追思。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中新社记者跟随与饶公甚为熟稔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馆长李焯芬教授前赴饶公莲位致意追思。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饶公去年2月6日清晨仙逝。今年清明前夕,中新社记者跟随与饶公甚为熟稔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馆长李焯芬教授前往饶公莲位致意追思。

  宝莲禅寺是位于香港大屿山的百年古刹,据李焯芬透露,饶公遗体火化后,部分骨灰存放于毗邻寺庙的天坛大佛之下,部分则撒在离寺庙十余分钟步行路程、饶公生前最喜爱的心经简林。

  饶公莲位设于寺内一间宁静的厅内:正中面露微笑、颈戴围巾、双手上下叠放的饶公彩照为摄影师张建设在2010年拍摄;饶清芬所绘的一幅莲花和一幅莲叶悬挂在莲位对侧。

  莲花是饶公生前钟爱之物,他的很多画作以莲花为创作对象便是明证。李焯芬对此进一步道明:饶公不仅喜欢周敦颐《爱莲说》所述的莲花之高洁和中通外直品性,还喜欢莲花的茎支撑着一片片莲叶和一朵朵莲花的那份承担。

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这样的承担饶公生前也一直身体力行着。“他自己就感到,应该对中国文化的复兴有个担当,他就干了一辈子的担当。”李焯芬忆述,饶公生前每天的工作量可能介乎18至20个小时,常常埋首至深夜,用功和专注贯穿他80余年的学问研究。

  在李焯芬心中,饶公如此心无旁骛的治学态度,硕果累累且具重大突破的学术成就,以及其平和友善的为人,都是他留给我们无尽的精神财富。

  从宝莲禅寺沿山间小径步行至心经简林,一路绿树环绕,至肉眼可见这个刻有饶公墨宝的大型户外木刻群,云雾缭绕的凤凰山美景也已尽现眼前。

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中新社记者 李志华 摄

  心经简林由38条木柱组成,上面刻有饶公题写的260字《心经》。心经简林的刻写方式借鉴古代的木简写字,是对中国古老文字书写方法的一种回归。

  饶公特意为心经简林选址凤凰山麓,因为他喜欢这里的空灵。李焯芬是筹建心经简林的参与者,他侃侃而谈当年的设立缘由和饶公选择《心经》的用意,话匣子一开就停不下来。

  心经简林最后一根木柱上刻着:岁在壬午选堂敬书心经,愿令阖境安康,时雍物阜,长浴斯福。这24个字是约20年前饶公对当时处于经济低迷时期的香港之祝福。如今饶公已和心经简林融为一体,他以及他对香港的愿景永存于大屿山的山峰之间。(完)

powered by 玮宁文学 © 2017 WwW.wn-ste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