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润中国百富榜富豪欠90后4000万 拍卖股权还钱

发布时间:2019-04-02 14:16

  胡润中国百富榜富豪欠杭州90后4000万,昨拍卖股权还钱

  三问蹊跷的15亿元股权拍卖

  4月1日上午10点,在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阿里拍卖平台上同一时间有13宗股权开始拍卖,都指向同一标的——北京农商行股权,涉及评估金额近15亿元。这是近期阿里拍卖平台上,股权类拍卖中标的价值最高的一起。

  拍卖的源起是一宗借贷官司,案情并不复杂:“90后”借钱给“60后”,说好一个月还,结果一个月后4000万没还回来。令人好奇的是,借人钱的“90后”张超名不见经传,而借钱的“60后”王子华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富豪,一年前还位列“胡润中国百富榜”。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借钱的是不是放高利贷?

  家里正经做生意的

  根据阿里拍卖平台上公示的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记者在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了相关的判决书——“张超与北京京奥港集团有限公司、北京二十一世纪奥亚德经贸有限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原告张超,1990年出生,起诉称,被告京奥港集团公司、奥亚德公司、京奥港置业公司、嘉禾公司(四家公司法人代表人均为王子华,记者注)因资金周转需要,共同向原告借款。2017年10月16日,原告向借款人提供借款4000万元,约定借款期限至2017年11月15日,利率为千分之一每日。2018年1月,原告收到被告委托他人转账支付的170万元利息,此外,被告无还款。

  案件审理法官说,案件并不复杂,从民间借贷的角度来说,4000万元这个数额也不大不小。

  案件2018年年初起诉到法院,整个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张超从未露面过,都是由他的代理人来走整个法律流程。

  从原告张超方面提供的资料来看,这笔借款还是比较清晰的。借款期间自2017年10月16日起至2017年11月15日止,用途是企业短期资金周转,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调个头”。

  关于张超的背景,法院没有做进一步了解,听说家里是做生意的。

  按照原、被告签订的合同,千分之一每日的利率,相当于年利率36.5%,远超过国家法律规定的最高限额年利率24%。

  这是不是专门放高利贷的?

  “还真不是。”一位接近张超的知情人告诉记者,这件事情已经让他备受困扰,钱拿不回来已经够冤了,还要被小伙伴们调侃他成了吃瓜群众口中的“富二代”,“圈子就那么大,你说不说名字朋友都知道是他。”

  那为什么愿意借这么大一笔钱?

  “他就是有点天真了。”这位知情人透露,当时除了一张借款合同,什么抵押、担保都没有,“说起来就是帮朋友的同学的爸爸一个忙,调个头。”

  张超的好朋友跟王子华的女儿是同学,于是线就这么牵上了,只是他没想到这4000万一个月后没回来。

  没担保没抵押,这么多钱为什么会借?

  以为是调下头,没想到是个大坑

  知情人口中的这张借款合同,也就是此案件的主要证据:一份在2017年10月16日双方签订的《最高额保证借款合同》,约定四被告共同向原告借款,最高额借款余额为4000万元,利率为千分之一每日。

  2018年5月28日,法院做出还款判决。

  从判决书上看,原、被告双方对借款利率和已偿付利息的金额,各执一词、相持不下。

  最终法院判决被告方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原告张超借款本金4000万元及暂计算至2018年1月11日的利息118万元,并支付自2018年1月12日起至款项付清之日止的利息(以未付借款本金为基数,按年利率24%的标准计算)。

  判决生效日期是2018年5月28日,结果被告方面还是没有还款。去年10月,原告张超方面申请强制执行,案件就此进入执行局。

  在没有担保、没有抵押物的情况下,怎么会愿意借出去4000万呢?

  “做生意的哪个不借钱?”知情人似乎有点诧异记者提出的问题,他说,从生意场的角度来看,像北京京奥港集团、王子华这样的背景,4000万“只是小钱”,调个头而已,生意场上常有的事,当时张超也没有预料到4000万元借一个月会有这么大风险,“没想到原来背后有个那么大的坑要填。”

  以后还会借吗?

  “应该不会了吧,又不傻。”

  4000万欠款为何要卖十多个亿股权?

  股权已整体质押,只能一起拍卖

  阿里拍卖平台上的信息显示,北京农商行的股权拍卖信息共有13份,最少的500万股,最多的高达7796.62万股,对应起拍价格也在1768万元至2.76亿元不等,每股折合3.536元,合计被拍卖股份3.3亿股,起拍价格合计11.7亿元。相当于评估价的八折左右。

  被拍卖方均为北京农商银行第八大股东北京二十一世纪奥亚德经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王子华。这位生于1962年的“莆田系”富豪,2018年时仍以85亿元身家排名胡润百富榜第455位,奥亚德经贸仅是其名下众多公司之一。

  这起4000万标的的案件缘何要拍卖十几个亿标的的银行股权?

  杭州上城法院执行局负责此案的执行法官告诉钱江晚报记者,因为北京农商行的股权早已整体质押给三家银行,所以在拍卖上他们只能整块处置。

  而且,介于质押权优先,所以拍卖款项也要先受偿给那三家银行。多出来的部分才轮到本案的4000万元。

  另外,他们了解到,其实王子华及其名下公司的欠款还有很多,这十多个亿的北京农商行股权也被十几家法院所查封。

  好在杭州上城法院算首封,所以,在质押银行受偿之后,就先轮到上城法院的这4000万元受偿,还有多,再轮到其他法院的案件受偿。

  此前,前来咨询的有意向的人不少,但开拍前仅有1人报名参拍,最终拍卖情况如何还要等4月2日早上10点,拍卖结束才知道。

  肖菁 詹丽华

powered by 玮宁文学 © 2017 WwW.wn-ste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