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凤凰囚禁少女案嫌疑人画像:55岁单身 性格孤僻

发布时间:2019-03-30 14:17

  湖南凤凰“性奴”案嫌疑人画像:55岁单身 性格孤僻

  警察第一次上门调查时,龙和(化名)站在家里“好像没事人一样”。 而就在他卧室的地下室里,囚禁着一名16岁的少女小原(化名)。

  警察上门的目的,就是寻找该女孩的下落。2019年3月25日,湖南省凤凰县人民检察院的通报称,今年2月13日,农历正月初九,一名16岁的少女外出打车后失踪。

  少女登上的那辆车是龙和的。上述通报显示,55岁的面包车司机龙和把少女绑到家中地下室,囚禁24天,性侵多次。

  龙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龙和的房子。新京报记者 侯雪琪 摄

  家中存放淫秽光碟

  从凤凰县开车绕山路将近30公里,大约一个小时,才能到达山江镇稼贤村。稼贤村是山江镇最大的苗族村寨,由稼贤寨、高农寨和马本寨三个自然苗寨组成,有1500人左右。百度百科上介绍,这里是典型的边远贫困纯苗族聚居村寨。

  稼贤村寨依山傍水、景色秀丽。囚禁女孩的犯罪嫌疑人龙和就住在稼贤村的高农寨。

  进入高农寨只有一条水泥路,沿路是青翠的山林和金灿灿的油菜花,顺着水泥路往北走数百米,到达第一个弯道,路右侧是梯田,左侧就是龙和的房子。

  通报显示,2016年初,龙和因跑车略有富余便盖起上述新房。这栋三层小楼由灰色砖瓦构造,没有粉刷。

  2019年3月27日上午,新京报记者到龙和家中探访。从一层的卷帘门进去是车库,角落堆放着渔网等杂物。

  从车库右侧台阶往上走,左边是一个夹层,垃圾、杂物等凌乱堆放。台阶往上走就是客厅,穿过客厅就到龙和的卧室。

  囚禁少女的地下室就在卧室里。

  客厅和卧室的地面铺着本是乳白色的地毯,但由于没有打扫看起来像灰色。客厅靠墙的衣柜门上贴着一张龙和身穿军装的照片,龙和的哥哥透露,龙和只是做过保安,非要挂这样(穿军装)的照片。

  衣柜里还有两张龙和不同年龄段的保安制服照片。在电视机后面,挂着龙和身穿西装的照片,背景是一只趴着的老虎,仔细辨认可以看出,老虎是合成的。

  电视机旁边摆着路由器和榨汁机,这在寨子里比较少见。但榨汁机也落了灰,地面上摆着四五桶饮料和袋装零食。

  新京报记者观察到,客厅茶几上有两个不同年代的影音播放器,旁边放着多张淫秽光碟。有现代的、古代的,也有国外的,还有一张碟片上面写着“幼女破处”。

  在龙和衣柜的一个笔记本里,新京报记者发现里面记了多个qq号,除了名字,还标注了类似身高体重等信息,空白处写着“我的女人”。

  “凤凰检察”的通报称,龙和因长期单身形成观看不良碟片的嗜好,心理逐渐扭曲、变态,遂产生囚禁强奸她人的犯罪动机,并为实施犯罪行为做了精心准备,在网上购买了铁环、铁链、电棍、人皮面具和女性假发等作案工具。


  ▲龙和的视频播放器和旁边的淫秽光碟,其中一张上面有“幼女破处字样”。新京报记者 侯雪琪 摄

  挖地洞囚禁少女

  官方通报称,龙和房子建好后就着手在房屋地下挖开一个地洞,作为囚禁她人的场所。

  媒体探访发现,地洞位于龙和卧室,入口处也铺着地毯。掀开地毯可以看到一个长宽约50厘米的木板,木板下的洞口狭小,仅容一个成年人勉强通过。

  地下室高约1.8米,不足4平米,墙面还有铁链挂钩,房间四角挂着新人结婚时使用的红色拉花,地面上也铺着地毯,散落着一块面包,一把梳子,一卷卫生纸。

  官方通报称,地下室空气潮湿,不见阳光,地面放置一块木板和一个塑料马桶,墙面嵌着铁环,铁环上链接5米长的铁链,铁链上扣有5把铁锁。16岁的少女就在这里被囚禁了24天。

  如果想逃离地洞,少女得通过地下室小门、洞门、卧室门、客厅门,再走下台阶,到地库的卷帘门。媒体记者在地下室尝试喊叫,卧室可以听到,但声音传到客厅就减弱了。

  龙和家右侧有两户邻居,虽有生活用品和衣物,但无人居住。龙和的哥哥就住在他家后面,龙和的哥哥称,由于平时在外村干活,很少关注弟弟的情况,接触不多,也没有发现他有这方面的情况。

  在哥哥眼里,龙和这人一根筋,父母在世时曾为他张罗过婚事,他拒绝了,称要外出打工赚钱。但他并没有赚到什么钱,跑车买的面包车是向妹妹借的钱,平时也比较懒。

  龙和的哥哥介绍,3月9日上午,有警察赶到村子,询问他弟弟在不在家。他给民警指了指路。随后,民警救出一名少女,龙和也被同时带走。

  龙和的哥哥表示,警方曾到村里找龙和调查,当时他在家里"好像没事人一样"。高农寨一位村民称,算起来龙和囚禁少女的时候刚过完年,龙和还和往常一样出车,有时也在村里打牌。

  得知他囚禁性侵少女,龙和的哥哥又气又烦,表示如果早知道就动手教训龙和了。龙和被抓后,大家都指责他做哥哥的不像话,赶集的时候头也抬不起来了。


▲龙和与老虎的照片。新京报记者 侯雪琪 摄

  在外打工多年性格孤僻

  龙和哥哥介绍,龙和年轻时在福建打工,四年前回到凤凰县老家,平时靠养青蛙和跑车维持生计。常住人口登记卡显示,龙和今年55岁,小学文化。

  在龙和家中,新京报记者看到两张工作证。一张显示,他曾在福建晋江一家物业公司做商管员,另一张显示2013年7月,龙和在福建石狮市一家公司做保安。龙和还保存了当保安的制服。

  此外还有一张“出租车驾驶员服务资格证”显示,他曾在凤凰县城做出租车司机。

  凤凰县是一座少数民族聚居县,是新西兰著名作家路易艾黎眼里,中国最美丽的小城。也因沈从文的《边城》吸引了大批游客。

  “可光靠旅游养不活这么多人。”凤凰县一位出租车司机表示,他跑车多年,平时每月挣三四千元,到了暑假旺季才能挣到钱。他介绍,县里除了凤凰古城没有其他产业,只有县城的人有条件开餐馆、宾馆来维持生计,周边农村很难在县城找到工作,只有外出打工。

  公开资料显示,稼贤村所属的凤凰县,被列为全国深度贫困县。凤凰县地属湘西,湖南省截至今年还有19个贫困县,其中包括凤凰县在内的7个县都在湘西一带。

  由于贫穷,交通不便,不少凤凰县女性外嫁,外地女性也不愿嫁到这里。稼贤村一名村民表示稼贤村有不少光棍,高农寨就有十余个,年纪最大的七八十岁了。

  龙和就是其中之一。稼贤村一位村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当地比较贫困,但结婚彩礼得十五六万,不少年轻人都外出打工挣钱。这位干部称曾与龙和接触过,认为他人比较老实,没有想到发生这样的事。

  龙和的弟媳表示,平时不与他来往,过年也各过各的。由于常年在外打工,她对龙和的情况不了解。另一位同村村民表示,小时候上学经过龙和家,印象中一直关着门,他感觉龙和性格比较孤僻。龙和40多岁的时候曾有过女朋友,当时他在县城开出租车,有同行看到过,但不了解具体情况。

  多名面包车司机表示,龙和曾经开过半年到一年左右时间的出租车,他所在的出租车公司于2011年和县里另一家公司合并。龙和开面包车期间,经常在山江镇等活儿。多名面包车司机表示见过龙和,但很少与他搭话,不了解他。

  龙和发小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他平时话不多,也很少去别家串门,邻里相见,就简单打声招呼。这位发小表示,发生囚禁性侵女孩的事与是否光棍没有关系。“其他光棍没有这样的情况。我知道后感觉都不认识他了。”龙和的发小说。


▲龙和在笔记本里记录的号码,空白处写着“我的女人”。新京报记者 侯雪琪 摄

  以“搭顺风车”为幌将少女骗上车

  凤凰县周边村子都在山区,村镇之间,没有常规客运车,每隔五天逢集的时候才有班车往返,平时出行需要预约班车,很多人选择打私家车,也有人选择走路。地图显示,山江镇周边村庄大多距离镇上十公里远,最近的也要三四公里,村民出行很不方便。

  媒体报道,到了赶集日,跑面包车的龙和生意就忙碌起来,从村里到镇上每人收4元钱,他的面包车可坐7个人,每月能赚2000多元。而数据显示,2017年稼贤村人均收入还不足千元。

  “凤凰检察”通报称,地洞挖好之后,龙和便伺机寻找年轻女性作为囚禁目标。2019年2月13日15时许,龙和从山江镇古塘村开车去山江镇街上跑车拉客,途中看见少女小原(化名)在马路边招手搭车,龙和见少女年轻漂亮,随即心生歹意,便以“搭顺风车”为幌子将被害人小原骗至车上。

  途经山江镇建业村时,龙和谎称借用手机趁机拿走了小原的手机,小原见状况不对便跳车逃走,龙和下车追赶并对其进行殴打。随后龙和用鞋带捆住手腕、用透明胶带封住嘴巴、用尼龙麻袋套住上半身,将小原绑到地下室,然后用铁链子缠住小原的脖子并用五把铁锁牢牢锁住,期间多次进行了性侵。小原失踪后,其家人到当地派出所报案,当地警方非常重视,通过技术手段锁定小原乘坐的车辆,时隔24天之后原被凤凰县公安局民警解救。

  2019年3月15日,凤凰县公安局依法向凤凰县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龙和。严格审查证据后,凤凰县检察院依法对其作出批准逮捕决定,并就下一步补强证据发出检察意见书。

  2019年3月27日下午,小原的小姨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女孩精神状态还好。她称,女孩身体还没恢复好,挨了很多打,解救出来时眼睛红红的,现在手指头还是弯的,拿不起笔。医院护士介绍,小原被转到上级医院做检查,身体软组织挫伤,仍需住院治疗。

  凤凰县人民检察院受理后认定犯罪嫌疑人犯罪行为特别恶劣,为确保依法严惩和保护未成年被害人权益,特别成立了专案办案组。

  凤凰县公安局宣传科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案件还在补充侦查中。凤凰县人民检察院宣传人员表示案件涉及未成年人,不便接受采访。

  新京报记者 赵朋乐 侯雪琪 编辑 曹林华

powered by 玮宁文学 © 2017 WwW.wn-ste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