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新互联网趋势报告出炉,未来红利要靠这里及这群人

发布时间:2019-01-31 14:32


再过几天,你和我,可能都要收拾行李,暂时远离一二线城市,回到三四线城市,与家人团圆。还有更多的人,会回到五线“城市”,做个“小镇青年”,欢度春节。平常,在大城市,我们习惯了去星巴克喝一杯咖啡,和三五好友聊天;习惯了京东的便捷物流;习惯了顺丰的“高价”、高效和安全;习惯了“高逼格”影院的热闹和气场;习惯了通过《商业周刊/中文版》App和微信公号,获得埃隆·马斯克、马克·扎克伯格、蒂姆·库克等“大人物”的“不一样内容”,且更习惯了大城市中随时出现的个人发展机遇。


然而,回到我们的家乡,回到“小县城”,则可能面对另一番景象:生活节奏突然降速,半个小时能把小城“溜”完;广场舞在寒冬里依然火热;父母们在微信群里不断抛出“养生之道”,还有他们对拼多多的热衷……


假如我们希望更多地了解家乡,则需要专业的调研和分析。而“腾讯新闻”和“企鹅智库”在2019年1月下旬联合推出的《2019—2020中国互联网趋势报告》,潜伏着家乡给我们的惊讶和感叹。通读整份报告,可发现,它更像是为三四线城市,尤其是为五线小城“画像”。


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我国一线城市、二线城市的人口约占我国总人口的18.1%。而三四五线及以下城市及农村的人口,比重达八成以上。其中,五线城市及农村有着50.9%的人口占比。


依据前述报告,2019年至2020年,中国互联网将呈现如下16个趋势:


1.中国的移动互联网红利正在向新板块迁移;在一二线城市,18—40岁的核心用户中,互联网红利日益稀少;


2.老年网民的增长比我们想象的更快,不论规模还是消费能力,他们都有可能成为未来红利中最大的一块;



3.在低年龄段上,红利从年轻流向低幼,更多10岁以下儿童及其父母,在互联网上消费内容、购买服务;


4.庞大的初中及以下学历网民,对手机很依赖。互联网不仅为他们提供娱乐,还影响着他们的消费和认知;


5.五线及以下城市,包括农村,是互联网新热土。那里的年轻人同样习惯了熬夜,拥有更多需要填满的时间;


6.中国互联网未来族群化将进一步加速。包括亚文化带来的圈层消费,追星带来的偶像经济;


7.宏观经济的走势,将影响网民在互联网上的消费选择(升级或降级),和消费密度(进一步网络化);



8.母亲身份网民群体扩大和消费导向转移(从个人到孩子),会给互联网母婴、教育等消费带来更大利好;


9.随着新网民进入,移动互联网消费将从“碎片化”转向“板块化”,超长和超短内容收缩,中型内容崛起;


10.新技术普遍成熟,将在基础层给互联网创新提供更高效率,但在前端,模式创新的关键还是抓住新网民;



11.移动支付将全面普及,把线下零售高效接入互联网体系,整个市场将开启线上线下一体化阶段;


12.绕过中间渠道,直接与消费者兑换获客成本的模式会更流行,新网民更分散,更依赖收益驱动的社交触达;


13.轻度娱乐,包括休闲类游戏和低门槛视频,在低幼、银发等新网民中更易落地,在接下来有更大机会;


14.智能手机对新网民(低幼、银发等)还是复杂,更简单交互,提供特定内容的智能硬件,将迎来机会


15.互联网将孤岛连成大陆,但信息冗余日益严重。未来,服务关系链的“群岛式”产品,有机会崛起;


16.视频对图片/文字的侵蚀还将持续并极有可能加速,在新网民中,视频可能是他们触网的第一介质。


开篇直接指出16个趋势之后,《2019—2020中国互联网趋势报告》还更为详细地披露了“三四五线”网民的生活和工作现象:


三四五线及乡镇网民在睡眠时间上会更早一些,但同一线城市的差距并不大。在晚上12点左右睡觉的人群中,他们比一线城市只少了10%。此外,由于下班时间早于大城市,在整个晚上,他们实际上可支配的自由消费时间要比一线城市用户更长。



三四五线城市上班族,单程路上所花时间明显低于一线城市。接近一半用户在路上用时不超过15分钟。而一线城市里一半用户需花半小时以上才到上班地点。针对低线城市的通勤场景,产品和服务应该考虑更进一步的碎片化和速食性。


三四五线城市的网民手机价格,多处于1000元至3000元的中档区间。在5000元以上的高档区间的比例为11.5%。其中女性比男性更乐意消费高价格的手机。在问及未来希望购买的手机品牌时,华为在三四五线城市的消费潜力最高,其次是苹果和小米。


在三四五线城市网民中国,约74%会把一半以上的闲暇时间,用来刷手机,对手机形成了明显的依赖。其中,女性、20岁到29岁的用户表现更明显。



低线城市网民不像过去印象中那样早睡,手机娱乐逐渐普及,让他们有更多的方式可以填充夜晚的大段时光。牺牲睡眠时间来刷手机,在用户中极为普遍。三四五线城市中的重度用户,即有过通宵刷手机的网民,占比要高于一线城市。


三四五线城市,有收入的网民中,67.5%有着稳定的收入,另外32.5%则以波动性收入为主。对自己流动资金的处理方式,52.7%的低线城市网民选择储蓄作为财富保值的方式,购买理财产品占比则超过了40%。


在饮食和购物消费,在三四五线城市网民中占比最高,这也和一线城市相似。但教育方面,低线城市网民的支出占比要高于一线城市,住房支出的占比则低于一线城市。



在三四五线城市,女性更喜爱美食街巷、商场、电影院之类相对大众的娱乐场所;而男性除以上场所外,也对网吧、棋牌室、台球馆等游戏属性更强的活动场所表现出更多偏爱。


中国初中及以下学历的人群总数约为8.27亿,其中手机网民约为3.78亿,移动互联网在初中及以下学历的人群中达到了45.7%的渗透率。从存量看,低学历人群的上网规模已经非常可观,从潜力看,随着智能设备和手机网民的增长空间进一步下沉,他们的未来规模更为可期。



在初中及以下或本科学历的网民群体中,淘宝、天猫、京东均是受使用比例最高的三个电商平台。但在本次调研中,拼多多是唯一在初中及以下网民里,使用比例高于本科网民的电商平台。而在亚马逊和当当网上,低学历人群的渗透率远低于大学学历用户。


对比高学历和低学历网民的社交选择,可以看出明显的落差变化。低学历网民更聚焦于微信和QQ这两个平台。第三名微博与第一名微信的渗透率落差达到了71%。


在低学历手机网民中,54.3%有着观看短视频的习惯,明显高于高学历人群。在看笑话段子方面,低学历人群也更高一些。而在综艺、游戏方面,高学历人群则略有领先。


在读完上述从《2019—2020中国互联网趋势报告》中挑选出来的,有关三四五线城市的独特现象后,当我们回到家乡与家人团圆时,就可以通过我们的所见所闻,去对比报告中的总结,获得我们自己的感受……


powered by 玮宁文学 © 2017 WwW.wn-ste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