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最新任命来了,第一时间发给你!

发布时间:2019-01-12 14:38



另一个猝然反应过来,向前一扑侧倒转身过来的敌人也是一弹未发,便被胡金铨4发子弹结束了性命。随即,胡金铨飞快冲了过去,再发挥一下人道主义精神把不远处另一个被ПMP8折磨得痛苦哀嚎翻过着的敌人结果了。随即他迅速缴获那组敌人的武器、弹药。为了发挥火力优势他也选了把PПК74,飞快再次隐蔽到了另外一组被66式*放倒,正在痛苦哀嚎着敌人不远处的芦苇丛里。

  就此时听得东面敌人身子划过密集的茅草与芦苇的嗖嗖声,眼见着那四个被胡金铨消灭掉的敌人,发出一声痛苦愤怒的惊叫。随即,他们也小心奕奕的3人警戒着观察四周动向,另两人俯下身子紧张向着不到5、60米那仍在痛苦挣扎着的5个敌人探雷前进。

  水塘那头正在水面下偷偷移动的邱平也没慢了,就在胡金铨利用*迅速收拾2组敌人隐蔽起来后。他已经成功在水塘里摸进了水塘另一边的芦苇荡。在进到芦苇荡里密集处后偷偷把头露出了水面观察了下四周情况。发现身子左侧200米内大约一组从北面来的敌人已经到了水塘的视野开阔处驻足。看来那里是敌人两个狙击手的位置,他们正在交待情况。还有一组敌人已经已经偷偷埋伏了下来,不知去向。但根据徐渊伟潜伏的位置,邱平可以推断出那群敌人不是在自己身子右侧,便是在自己的前、后方。对于这他并不着急,因为他处身的芦苇丛四周都十分茂密,而且自己仍然只在水面上露出了小半个身子。敌人根本难以发现他。他微微一笑,慢慢举起了枪——

  “砰!”随着一声清脆,惊鸟四起,对面一个敌人惨叫着倒在了地上。由于隔着厚厚的植被,邱平很难一枪将敌人毙命。但随之,精锐而狡猾的敌人也飞快反应了过来,数个敌人大吼一声飞快隔着芦苇丛子弹就如瓢泼似的雨点般掠了过来。而邱平已经再次将自己藏进了水里。一簇弹雨霎时就全数落空了,但暗藏在附近的另一组敌人就在这时发出一声欢呼似的大叫,冲出茅草丛,飞快一面交替射击,一面向着水塘里邱平藏身的芦苇荡大概位置迅速冲了过去!

  就在邱平枪响,敌人的注意力全集中了过去之时,两颗74*次第突然从一人多高的芦苇丛里冒了出来,在夕阳的余晖里划出两道妙曼的弧线,直向敌人聚集处砸了过去。此时,所有敌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邱平那位置,毫无知觉死神悄然从侧后的头顶之上降临。

  “轰!”“轰!”间不容发,那聚在一处向邱平射击的7个敌人顿时惨呼一声,倒在一片血泊之中。了结了2个,剩下5个还在苟延残喘,但生的渴望迅即间令他们爆发出了最后的挣扎,伴着一声声似受伤的凶兽一般的疯狂嘶吼,他们浑身浴血就要飞快转身过去举枪射击。

  受了伤还需要转过身才能射击的敌人怎快得过迅即投完2个*操起枪就能射击的徐渊伟?

  “杀!”斜刺里,伴着徐渊伟一声大喝,手里的PПК74喷射出蓬勃的弹链,如骤雨般就向那几个敌人扫射过去。顿然一朵朵凄丽的血花在灿烂的晚霞中娇艳绽放,满眼碧翠里再添得点点瑰丽点缀着;汩汩猩红涓涓流淌着汇入了红浊的浅水塘里;水是通红的,天亦然是通红的,天水共色之间昭示着又一批美好生灵的极乐往生。

  急促的枪战眨眼而过,那群飞速向邱平奔来的敌人一愣,即刻举起枪努吼着飞快向着藏身水底的邱平和厚厚植被后的徐渊伟猛烈扫射了过来。

  徐渊伟飞快一个侧身倒在地上,换上最后个弹匣。子弹就此时呼呼着像风刮了似的从他的身侧、头顶呼啸而过,在密集的植被里,划出一声声心惊胆寒的‘嗖嗖’声。随即徐渊伟毫不示弱的不停的冲着敌人点射着,不停的侧滚变化着自己的位置。霎时间,以1敌5,子弹在密集的芦苇丛里交织着,炒豆似的声响好不停息的汇出一曲代表死亡的乐章。

  虽然距离徐渊伟和敌人间距3、400米,隔着层厚厚的植被盲目射击着,命中率很低,并且他眼见着最后的子弹也将尽了,但他依然成竹在胸,自信的不断向敌人射击着……

  就此时一枚拉燃的*偷偷从水面投出,滚到了那群敌人的身侧。伴着“轰!”的一声,天边仿佛响起了一声惊雷。那5个疯狂向着邱平和徐渊伟射击的敌人惨叫一声,全被强大的冲击波气流掀倒在地,受伤不轻。

  趁着敌人还在错愕,晕眩间,“哗啦!”邱平猛然从那几个敌人身侧的冒出了水面,“砰!砰……”伴着迅即间5声77手枪的清脆声,5条生命再次伴着枪口缥缈青烟淡淡消逝了。邱平抹了抹满脸的泥水,嘿嘿笑着飞快冲了过去缴获敌人的武器。在一个敌人身上迅速寻到了给徐渊伟PПК74补充的5.45mm配弹和自己Dragnov7.62mm配弹后;他一转眼,在另一个敌人尸体上发现了一支小巧别致的AKP折叠式短突,眼前一亮,旋即想到了什么,嘴角不自觉露出了更灿烂的笑容;顿然毫不客气的连同配弹一齐笑纳了。随即回身同徐渊伟会合一齐支援埋伏水塘南面伤兵侧近的胡金铨。此时距离叶老第二次炮响还不到30秒,湿地外面的发现异样的敌人大部队才刚刚准备联系部署在外围里面早已随着叶老炮火灰飞烟灭的敌人暗哨……

  便是远处一阵阵急促的枪声那硕果仅存的最后一组敌人也不敢分心,此刻他们在迅速检查完路面,扫除了草草布设在草根下的几枚ПMP8后,成功靠近了一片哀号之声5个重伤的敌人。就此时,骤然而起的枪声随着一声猛烈的爆炸声和几声手枪的清脆销声匿迹了。没有自己人的呼喊,他们飞快明白了过来;面色严峻,相互打了个眼色,迅速向着那5个散布在草丛里的敌人靠拢过来,将5个伤兵拖一起。三个人迅速结成三角阵将剩下的人护在里面,另二个敌人一个掏出了便携电台呼叫增援,一个迅速拿出止血带,为5个伤员包扎止血。

  虽然他们配合默契,行动果断、明智,但依然难逃成为猎物的命运。

  不过少顷,邱平、同徐渊伟借着茅草和芦苇与呼呼的风声掩护,迅速靠近了那最后残存的敌人。二人一打眼色迅速散开,邱平在距离300米的地方隐蔽了起来,缓缓举起了Dragnov,瞄了瞄,选择目标,隔着随风飘摇的茅草丛缝隙,代表死亡神意志的十字架已悄然索住了那正拿起步话机求援的敌人。徐渊伟则继续偷偷向前和敌人靠得更近些。

  邱平并没有着急一枪毙命,因为还有个更大胆的想法在他的心头萌生起来,他要准备钓大鱼,当那敌人放下步话机时,他和其他还有战斗力的敌人的死期便已经到来。

  “砰!”伴着一声清脆,那刚放下步话机的敌人脑袋刹那间碎裂仿佛昭示着一场更惨烈屠戮的开始。就在敌人惊叫着疯狂向着子弹来的方向射击时,看准机会藏在另一头的胡金铨拉燃了*向着屯在一堆的敌人砸了过去——

  “轰!”伴着装药800g的**轰然作响,血肉霎时如烟花一般爆裂激射,部分毫无知觉的敌人们被强大冲击波直接震毙或撕成了肉片,更多倒在了地上痛苦的嚎叫翻滚着。

  “老胡!”伴着徐渊伟高声喊了声,两支近到敌人身前的PПК74炒豆似的密集枪声短暂急促的响了起来。子弹在草丛中横飞,鲜血在敌人身上爆射,不过一息间,剩下残敌悉数毙命。只留得横七竖八的尸体无声散落一地,涓涓血红静静流淌着汇入潺潺溪流里。

  待枪口硝烟散尽,徐渊伟和胡金铨这松了口气

  “快,大买卖,跟我来!”随着赶上来的邱平呼了声,徐渊伟和胡金铨稍稍发松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这混蛋就是从来没消停过,这回他可真要把六连推下火山口。上好子弹的老甘细细观察了下厚厚茅草与树枝后囤在一堆的敌人,发现了那还没死透气,仍在地上痛苦挣扎的敌人;一声怒吼,手里的64*又迅速向敌人开火了。“哒哒哒……”二十发子弹全被老甘喷射了出去,分别打在了每个敌人被老甘草草料理掉的4个敌人身上,终见得敌人没了声息;感觉彻底死绝后老甘这才选了个地方隐蔽好,警备着草草包扎好大腿上的伤口,做好战斗准备。

  这期间,老甘听到了在时断时续的枪声中,附近传来了细碎的唏唏索索声音,老甘心头一紧,迅速拿起64*对准了那方向。那是老甘刚来的方向,是敌是友?老甘迟疑了。

  “越戍千年!”是张光北的声音?老甘松了口气。

  “恶邻藐德!都过来吧……”老甘应了声。随即和张光北与詹道辉会合了。

  不过少顷,张光北与詹道辉相互警戒着分开了密集的茅草丛和树枝看到了正一屁股坐在横卧树干上的老甘。

  “排长,您没事吧?”张光北看着正忍着痛给自己包扎,浑身都要缠满了绷带,染着血迹的老甘关切道。

  “没得,看上去吓人其实也就蹭破点皮。就是咬上大腿的那处有些泛疼!”老甘毫不介意道。又看了看张光北与詹道辉一脸严肃,问:“咋的?死了婆娘了?”

  张光北两眼湿润忍着泪,沉痛道:“排长,刚接到消息,陈副连长没了……现在第三侦查大队611拔点战特遣分队由你指挥。”

  老甘埋下头,将自己的悲痛强压在心头。道:“现在还剩几个?”

  张光北低声抽泣着,道:“除了咱们三和镇守无名高地的唐展,狄雷,雪松;还有1组7个兄弟在拼命阻击着敌人316师一个连向这里扑;因为战况惨烈,我们和1组已经失去联系了。也许……”

  “排长,再晚点咱们1连可就剩6个了……咱们要给1连多留点种啊!”一旁没答话的詹道辉正警戒着,热泪霎时就滚落出来。

  “我知道!你急老子不急!?”老甘看了看表,道:“现在留给咱们歼敌的时间和六连撤退的时间不多了,还剩大约1个班的敌人和六连后卫的4班纠缠着。我们要迅速把这一个班的敌人歼灭,给六连固守阵地争取点机会和时间……”

  猛然,老甘感觉敌人近处的枪声偃旗息鼓了,很显然前面揪着四班不放的敌人发现了后面的异常,他们正往后撤。准备固守待援,老甘的使命基本达成了,但那时多个敌人我们就多个危险,现在这里环境复杂,敌人并不多,老甘三人和敌人的人数对比并不悬殊,而且如果算上四班留守人员,还有有优势。老甘决定继续干了敌人,尽可能给四班减轻负担。

  “小詹,光伟,听见了?现在咱们是退回六连后卫阵地,还是借着地形干光他狗日的,挫挫那些南蛮子的嚣张气焰?”老甘问。

  “干!”张光北与詹道辉不约而同点头坚定道。

  老甘坚定自豪的点点头,笑道:“MD,咱们英雄侦察连就是个个带种!”

  随即老甘领着张光北与詹道辉向着那正与四班结束纠缠正往回慢慢退的1个班敌人方向摸了过去。此时,负了伤的老甘依然走在前面;而张光北与詹道辉则并行着同老甘拉开了十余米,三人都在茅草与灌木丛里偷偷搜索潜行着,成一个三角形缓缓向敌人那一个班悄悄扑了过来。此时不大的矮树林陷入了一片沉寂,仿佛酝酿着一场狂风暴雨的来临……

  旭日东升,灿烂的阳光下硝烟弥漫着仿佛是漂浮在矮树林中萦绕的青色烟雾;四围尽是冲鼻的浓烈*味,不时对这里响起的几声枪响似乎提前预示着一场风暴的来临,现场的气氛诡谲中充满了凝重的硝烟味。老甘依然按照先前的方式前进着,先用缅刀拨开茅草或树种,再观察观察忍着荆棘的刺痛一步一步向敌人大概方向移过去,而跟从他的张光北与詹道辉则吊在后面也缄默着小心尽量不发出一丝声响,秘密潜行着;一是拱卫老甘的后卫,而是如果中露危险也好用火力支援或歼敌。

  在张光北与詹道辉的掩护下,不用顾及后方的老甘凭着过人的警觉和听力迅速领着张光北与詹道辉接近了正中途向回撤的敌人。猛然,撩开了前面树枝的老甘豁然定住,仔仔细细环视了下周围,比常人更耳聪目明的他迅速作了个止步的手势,侧过头张开右手捂住了自己天灵盖(掩护我),随即匍匐下身子侧头把耳朵贴在了地面使出了地听术。这古法放在空旷处对付骑兵或装甲部队有用,但在这里对上了敌人步兵几乎收效甚微。但老干练武多年,就比常人对声音敏感些,他也不是要听敌人越来越接近的脚步声,那样也听不着,但他可以分辨出敌人脚踩在横卧的树枝上的嘎吱声,和人穿过茂密草丛和灌木从树木枝条擦刮间的声音。模糊的声音在老甘耳朵里越来越清晰,老甘提紧了的心又开始随着那声音越来越近开始越跳越急,他飞快平举起右臂张开并拢手指的竖起的手掌,向后面张光北与詹道辉摆了摆(散开),随即自己慢慢扶起了64*,小心不发出一声声响,慢慢滚到了近处倒卧的矮树干后。

  那时敌人正稍稍往后退,准备就在原地等待敌人316师增援上来的一个连回合。他们已经觉察到了老甘他们的行动,并已经了解到了后卫的3组人连同看守伤兵的10个人也许已经被歼灭的事实。报仇心切的他们在老甘仍出的那颗凌空爆炸的*后不久就聚集起来向1、200米的矮树林深处撤;敌人并没有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他们拉开了两排,一排5人相隔不到10余米的散兵线在这不大的矮树林中慢慢搜索着。想先给增援上来的一个连敌人扫清障碍,同时也是为了自身的安全。‘最好的防守莫过于进攻’,这话一点没错;但他们从没想过就有老甘这号浑人也把枪口对准了他们。这样的环境中作战兵力多寡不是决定战斗成败的关键,更重要的还是个体素质。很显然,敌人同老甘三人比还是有差距的。于是老甘又立功了。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深谙此道的老甘,就在敌人一冒头的功夫,早举了起64*的他飞快找准就是一个点射,将那小心翼翼还没发现他的敌人放倒了。3:9!

  就此时,发现不妙的敌人大喊了声,原本算得上宁静的矮树林中枪声大作,惊叫声,怒吼声,枪声顿时响作一团,但以为老甘使用的是加着消声器的64*,在这硝烟密布的树丛中即使隔着2、30米的距离也因为厚厚的茅草和树丛很很难发现,他们惊慌失措的射击明显成了中看不中用的盲射,子弹打得树干是劈啪作响,但老甘一行却是毫发无伤。但还没完,趁着敌人错愕惊恐间给自己提气似的射击,伏击在后面的张光北与詹道辉迅速捕捉到了那些靠近自己敌人手里AK47射击喷出的猛烈尾焰和蓬勃的青烟来,不必多说又是两声79狙轻脆的枪响声两个敌人惨叫都来不及就见了胡志明。3:7!

  还是装备的优势,若是放在视野清晰的地方这样的距离张光北与詹道辉决计抗不过敌人手里的AK47,但密林里作战最重要的不是火力而是隐蔽、准确,显然现在张光北与詹道辉手里的79狙更胜一筹。敌人仿佛也被那两声轻脆的声响打醒了,意识到还有狙击手的他们迅速匍匐隐蔽了起来,小心把头探出隐藏部仔细观察着枪响处,意图找出老甘一行的准确位置,再予以老甘三人致命一击。

  敌不动则我先动!现在敌人依然处于相对的优势,一旦被他们瞧出了个仔细,在火力上仍然处于绝对下风的老甘三人就是军事素质再高也抗不过敌人AK的轮番射击。杀!老甘悄悄做出了决定;慢慢缩回到敌人视线的更深处向张光北与詹道辉打出了个静声手势,指了指自己,偷偷举起右手来在对这自己脖子作了个抹的手势。詹道辉迅速点点头,偷**了拍手里的79狙,指了指敌人所作的大概方位。一旁的张光北则对着老甘拍了拍自己武装带上的*,指了指敌人。三人迅速用手势和眼神达成了共识……

  老甘迅速小心着向旁边的灌木和树丛横滚了过去,并使出了轻功将浑身重量尽可能平均分担到四周,减少压在身子和植物接触时发出的清脆声响,幸亏敌人没得练家子,而且四周已经枪声大作,并没有发现。但这样的小范围迂回并不是没有危险。正在老甘和詹道辉、张光北算计敌人时,敌人也在算计着他们。靠近他们的敌人通过隐蔽悄悄的观察已经大概掌握的他们的藏身位置,就在老甘悄绕过敌人视线想在敌人侧面来个突袭时,敌人也在后排分出了2名尖兵斜刺向着老甘与詹道辉、张光北埋伏的大概位置偷偷包抄了过去。而敌人正面处理前方的两个继续小心持枪警戒着外,剩下的三名敌人正顺着正面最前面敌人的指出的方向偷偷掏出了腰间的苏制无柄*;虽然因为树梢的关系,按常规方式投掷过去的*一般都会大在树梢或枝条上,但早在攻击四班时吃过亏的他们当然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他们也决定和老甘砸出的那颗凌空爆炸的*一样,估摸出延时瞅准了密集树林里的空隙,将*抛到詹道辉、张光北埋伏大概位置的头顶,给老甘一行来个五雷轰顶;彻底结果了他们三。

  危险一触即发,而老甘一行却浑然未觉;幸亏敌我双方都因为相互顾忌着,行动缓慢,偷偷摸摸;不然敌人一个果决结果真就有所不同了。所以战场上有时小心谨慎也会是一种错,但那生死对决的瞬间又有谁知那是对是错?我们不能都把它归结为实力,运气使然。你们要相信自己的实力,但同样需要一些运气。那天老甘的运气也不错……

  就在老甘迅速偷偷向着敌人正面的一侧绕了过去时,匍匐着侧滚,一颗心正提着嗓子眼十万个小心的他突然感觉不妙。凭着半年来刀口舔血的战斗经验练出近乎直觉的第六感,伴着缓慢细碎的唏索声,在一阵阵炒豆似的枪声中他一停忽然惊觉传进他耳朵里的不是自己发出的声音。

  敌人!匍匐着的老甘迅速一侧头,就发现了一个敌人的影子透过厚密的茅草和树丛鬼鬼祟祟佝偻着身子,一步四顾的向着左侧面潜行了过来距离自己还不到30几米,老甘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

  开枪?不,现在老甘三还处于劣势,火力也不占优,这里斜线距离敌人正面前不到50米,便是使用加着消声器的64*敌人也很容易发现老甘的企图;进而交火再次触发,失去隐蔽和突然性的他们就不得不以劣势的火力和人数与敌人拼命,那只会更危险。

  怎么办?因为老甘是匍匐在灌木丛中,那包抄的敌人是起身弯着腰搜索前进,因为厚厚的植被和老甘的伪装敌人并没有发现在自己视野侧前方的的老甘;他仍然小心谨慎却浑然未觉的向张光北和詹道辉藏身隐蔽的大概位置搜索了过去。

  老甘决定冒冒险,他偷偷一手拔出了77手枪以备不测;另一手带住了缅刀刀鞘,屏住呼吸以肉眼难以辨识的缓慢速度向那敌人的影子匍匐了过去,而敌人也配合着向老甘摸了过来。纵然四周打得火热,但小小的一片矮树林里却弥漫着凝重诡谲的杀机,生死就决于一瞬!

  敌人依然没有发觉就偷偷潜伏到了他前进线路一侧横倒在地面上将整个身子都悄悄隐藏在一断树干和茂密的枝条下的老甘。听着敌人一步一步接近踏在灌木上的嘎吱声,和枝条茅草挂在敌人身上的唏索声,侧躺在树干下用枝条盖住身子的老甘此刻从没感觉到这灿烂的阳光是如此的冰冷,本是秋高气爽倒感觉是天地一片肃杀样;这是老甘平生最难熬的片刻。

  忽然,异常小心着的敌人近了;他发现了老甘潜行时扒倒歪斜的植被和树枝,狡猾凶残的敌人马上意识到了老甘就在他不远,但敌人并没有作声;因为凭着丰富的战斗经验,敌人已经意识到了老甘如果发现他或有优势必定会在他没发现异常时就掏枪结果了他。

  他知道老甘不是没发现自己就是有顾虑;那敌人同样也有顾虑,发现了老甘三同样企图的他和老甘一样不敢出声提醒正在正面与张光北和詹道辉对峙的队伍;因为那样也许不仅会暴露自己使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中更会同样暴露自己一方的企图。敌人默不吭声,就在老甘藏身横倒在地面的树干对面的另一侧,小心蹲了下来更仔细向四周观察着。

  盖着厚厚茅草和树枝的老甘就藏在距离那敌人身侧不到2米的地方,透过植被的缝隙,目光犀利的老甘几乎可以看到敌人面庞上汗毛在细微斑驳陆离的阳光映衬下丝丝细汗隐泛出的微微毫光,简直纤毫毕现!

  这是老甘生平最令人心惊胆跳的事。还好敌人只注意到四周没注意到跟前,果真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现在比的就是一个耐心,谁先出手,谁就死。两眼早锁住了敌人的老甘自然比得敌人更有耐心,他有十足的把握把那敌人偷偷结果了。

  但战争并不以老甘个人意志为转移;就在老甘与敌人惊悚冷冽的对峙间,一场变故一考验压在了老甘的头顶,敌人酝酿的杀机豁然降临了。

  “轰——”遽然而起的三声*爆破声划破了矮树林寂然的相对平静,随即是令老甘熟悉却无比心碎的两声痛苦惨号声。是张光北和詹道辉!瞬间老甘一双虎目充盈着泪,4个!算上不知道还有没有今天的他,英雄侦查连也许就剩四个了!但仇恨并没有让老甘失去理智,他两手死死攥着武器更一动不动了;身经百战的他明白:冲动没有用,只有活着才报仇给张光北和詹道辉报仇!

  随着张光北和詹道辉两声惨烈的嘶嚎,不远处的一众敌人发出了胜利似的狞笑声,但没有被表面的胜利冲昏头脑的敌人并一众上了去收获胜利的果实……

  “库萨(快啊)。”其中一个敌人大喊了声,另一侧包抄过去的敌人加快了速度向张光北和詹道辉藏身的大概位置搜索了过去,而听到了声音那与老甘悄悄对峙的敌人也心头稍安,但还不敢出声,便偷偷起了身跨过了树干准备继续搜索着。

  就在这一刻!老甘窥觊那敌人刚跨过树干,趁着四周有是一阵大作的枪声,收起身子掀开伪装,迅如猎豹一般飞快向着距离自己就两米多的敌人飞身扑了过去!

  近在咫尺刚跨过树干小心谨慎着的那敌人也在老甘飞快掀开伪装的霎那听到了耳侧细微的唏索声,他也瞬间反应了过来提起了枪准备一个侧身倒地,大吼射击!

  晚了!根本就没觉察到距离他不过两米的老甘根本就没有给那敌人任何的机会;就在那敌人反应过来,正意图侧身倒地的一刹那,飞扑过去的老甘已经把他扑倒在了地上,就在他准备奋力挣扎的时候,老甘已经迅速两膝压在了那敌人两臂的肩胛上,运起‘千斤坠’凭着体重压得那敌人双臂痛麻,提不起手来。

  那敌人惊恐着想要大喊,同时想用脚踹开老甘时,老甘箕张的一支手掌同时死死捂住了敌人人的嘴鼻,并狠狠将敌人的头压在了地面上。

  “噗——”随着一道胜似冰风的一线凛冽反射着太阳耀眼夺目的闪亮如电般划过敌人脖子,敌人瞬间血如喷泉,自不必说是被老甘割喉,一声未发死于当场了。

  但还没完,就在老甘悄悄将那敌人割喉的当口,一声更令老甘欣喜的声响如银瓶般炸裂开来“砰!”是令老甘无比熟悉的79狙!随即是那另一个方向包抄过去的敌人应声倒地,压在植被上的一阵簌簌声。2:5?不,3:5!就在敌人错愕大喊并疯狂向着张光北和詹道辉的藏身处扫射时,一颗*随之猛抛到了敌人头顶;“轰”——随之而来的是敌人一片惊呼、惨叫声;老甘三个一个都没少!

  这并不是单纯的运气,因为战斗经验同样丰富的张光北和詹道辉把藏身地方都放在斜倒的横木相互搭拉形成的个小斗拱下,不足200mm粗的树干不足以抵挡AK7.62mm的穿透弹却足以抵御当空爆炸*弹片的威力。

  仅仅能把前胸上勉强收在下面的张光北和詹道辉虽然没被击中要害,腰以下部位还是被密集横飞的*弹片击伤了。虽然他们因为战伤行动困难,但并没有失去自卫的能力和自保的战斗力。

  而那声惨烈的叫声一半是真实,一半却是他们诱敌之举。果然不出他们预料,虽然小心谨慎的敌人大部队没上当,但那从一侧在前准备包抄上去的敌人却上当了。他们在发出了那声惨叫后,神志依然清醒,见正面敌人叫了声却不过来,就立马预料到了有敌人绕过了他们视线向着他们包抄了过来。

  老甘那个方向应该不大可能,那么只有另一方……于是调转枪口的詹道辉不出意外的伏击到了那包抄的敌人。而趁此机会早准备给敌人来道巨雷轰顶的张光北也动了,于是有了起码3:5的结果。

  小毛头们,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老提打仗要动脑子!别以为打仗动脑子是军官们的事;你们有了过硬的军事素质,过硬的身手,更要有过人的头脑和反应。什么是特战队员?我们不要但凭一腔热血能一个人就能干了三、五辆坦克的滚刀肉;不要只知道离个800、1000米,把别人套上‘十字架’然后一枪打碎个移动移动靶的射击机器;更不要自以为是,上得了天,下得了海,玩儿得转高科技,实力、装备劣势了却连民兵、游击队都干不赢的‘羽林军’。

  这一点,你们要谨记!

  趁着敌人一片惨呼声,按捺着心头一阵窃喜的老甘迅速小心着,加快速度向着剩下的那5个敌人的大概位置潜行了过去。此时剩下的5个敌人没有选择退缩,而是选择继续顽抗

  。张光北的那颗手因为是74木柄的,而且不像敌人三颗一齐投来,方位也不精准,只是将分散开5个敌人中的两个炸伤了。此时敌人并没有意识到两侧绕道包抄的尖兵已经全灭。

  狡猾的敌人已经知道自己对面的敌人不多,他们于是选择了冒险从张光北和詹道辉的正面发起攻击。因为张光北和詹道辉的基本武器配备是一支79狙和一支防身的77手枪火力比起基本都装备了AK人数占优的敌人弱了许多,根本就无力与敌人硬抗;而且已经失去行动能力的他们也没法机动隐蔽起来发挥79狙的长处,瞬间敌人恼羞成怒的强攻手段就让他们陷入了极端危险的境地之中。

  就在张光北那颗*爆炸后不到数秒,那5个敌人发出了一声怒吼,配合默契行动迅猛的向着张光北和詹道辉冲了过来。受了伤的两个敌人就定在原地手里的PПК74和AK74一刻不停向着张光北和詹道辉潜伏的地方射击着;而向张光北和詹道辉冲来的三个敌人两快一慢,相互拉开5到8米时躲时打,并准备不时向张光北和詹道辉抛*准备冲得更近结果了他们。张光北和詹道辉危险了;现在只能看老甘的……



对于应付敌人第一波攻击,老甘和四班兄弟们依然很有信心,但李秋棠却只有龟缩在短墙里的黑暗中两眼滚着泪,哽咽着;之前任凭他如何哭求着战友们趁着敌人还没全面发动撤回去单依然没有用。

  只因先前周幼平劝慰道的:“什么都别说,兄弟。梅子正等着你回家呢……兄弟们为你拼拼,应该的!不到万不得以,就在里面千万别开枪暴露自己。就是再危险,也得由咱们顶着!”

  面对敌人凶猛的火力如果李秋棠开枪暴露自己,毫无疑问没有丝毫机动空间将难逃阵亡的噩运。没了自己,7个人要在没有支援的情况下面对敌人优势火力情况下1个营的冲击,守住阵地,守住他,这需要怎样的勇气与决心?就只因为两个字‘战友’!什么是战友?战友是在你生死存亡之际可以用自己生命守护你的人,今天李秋棠用自己的生命守护住了老甘三个人的生命,老甘责无旁贷,而作为同班的4班战友们更责无旁贷。红1团没有俘虏,这不是一个空洞的口号,这是红1团的战场纪律;如果4班撤退,李秋棠将不得不痛苦面对自己人的枪口,这对于六连的兄弟们,对于老甘这都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在敌人如一群群蚂蚁似的爬上来时,在一线悄悄紧盯敌人的老甘顺着堑壕顶着敌人时不时的一阵高射机枪子弹,迅速潜回了二线战壕。一见老甘过来了,躲在二线堑壕里的4班兄弟们立时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敌人上来了!

  看着正要发声询问的四班战友,老甘立刻把食指竖在嘴旁作了个禁声的手势。迅速绕过守在堑壕拐角处的四班战士段炜和林海鹰到了四班长周幼平身旁。让周幼平侧过耳朵,故作轻松道:“小意思,两个排……再等等,一根手指就搞定!”

  周幼平竖起了大拇指,冷笑着。就这一回,4班就能赚够本。因为老奸巨猾的老甘就在回来的时候,执意没有拆了敌人用一个营兵力换来架设好的拉力器。在老甘指使下,林海鹰在拉力器附近设了个局,足够再给爬上来的敌人心开再撒把盐的。但面对敌人的直射*炮可就艰难了……

  因为先头敌人布设的拉力器,敌人在探了探后放下了心,以先头几个尖兵为先导,两个排敌人便准备爬了上来但他们并不知道就在拉力器侧的下面埋着林海鹰布置的炸点;而一但通电,除了这,密集在一线堑壕里的50余枚ПMP16也将随之将一线堑壕内以及距离陡坡沿边的30米左右的缓坡交织成一片看不见的死亡陷阱。

  “周班长,敌人尖兵一上来,等我枪响,大家一齐开火;千万记住,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不能让敌人的直射炮给逮着。两个人一人一边守竖形堑壕,除了小林其余人的控制地面上的敌人。明白?”老甘道。

  “行!”周幼平点点头,领着刘俊和王明荃到了二线堑壕南侧,大家准备战斗。

  不多时,正对着拉力器,敌人的尖兵先一步爬了上来,透过代表死亡的十字架,老甘可以清晰把握到那三个敌人的焦虑和紧张。老甘深吸了口气,就在那三个敌人分别小心观察静悄悄的阵地时,“砰!”一声清脆的枪响划破了战场死一般的静寂。一个敌人应声倒地,侧摔下了陡坡,没了声息。随即剩下的两个敌人飞快匍匐,大惊呼声——

  “打!”随着堑壕南侧四班长周幼平一声高喊,67重机、56轻机喷射出的子弹3条火线霎时就将匍匐下来的两个敌人打成了蜂窝。

  但紧随而来的是敌人的直射*炮骇人的声浪;“轰……”似乎预料到了潜在威胁的敌人早把对我外围阵地上坚守的兄弟们威胁最大的M43 120mm直射*炮对准了二线,伴着八声冲天巨响,土削、碎石和着挂着火心的弹片四射开来,生生将一线堑壕和二线堑壕撕开了个大口子。蓦地,平地里好似炸响了数道惊雷,*同样随之似冰炮,持续密集向着面积不到400平米的外线阵地倾向下百余记82mm*雨;急喘似的高射机枪声,炒豆似的重机枪声和着120mm*炮弹的炸响同时向成了一团。满天火雨似纷飞的火星似的疾射向二线火力阵地。刹那,颤抖着,抽搐着的地面那声音就好像是爆米花的随着不断悚人听闻,雨点落地似的‘噗、噗’声中,腾升起一股股刺鼻的硝烟,一粒粒爆炸四射的泥土和碎石头形成的厚厚一层灰蒙蒙的烟。后继而来的赤灼子弹就在这厚厚的灰烟里,肆无忌惮,横冲直撞起来,战友们匐在二线堑壕地面上,一时暴露在敌人骤雨般的攻似中,便好像是怒海狂潮,风口浪尖,起伏不定的孤舟,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虽然这是九死一生,但他们不能退缩,因为趁着一通通间歇不到3秒的三秒的齐射,在敌人绝对优势的火力掩护下,二个排的敌人已经勇敢顶着自己人的射击,飞快冲向了一线堑壕。也许他们以为只要冲进了堑壕,面对兵力、火力单薄的我们,就是胜利!但六连用它特有的狠辣与坚韧狠狠扇了敌人一耳光!

  没有停息,没有退避,六连4班的5名战友和老甘持续射击,交替转移,凭着短短的300多米的横向二线堑壕持续向着怒吼着飞快冲上来的敌人射击着。火网在耀眼的艳阳下交错;炮弹在刺耳的尖啸声中狂鸣。

  一声声120mm直射*炮准确轰击在二线堑壕上,火星四溅,土石飞扬,气浪汹涌,一处又一处触目惊心的大口子,在已被炮弹轰得发褐的红土上生生撕裂开来。一簇簇高射机枪、重机枪喷薄出岩流似的火雨,散发着比阳光更刺眼的交织成一片厚实密集的火网,灼热在尖啸,在弹跳,在嘶叫,却动摇不得兄弟们战斗决心分毫。

  堑壕,卧倒,避弹坑,王八壳子,快速转移,成了兄弟们制胜的法宝。2挺56班机,2挺67轻重两用机枪,在堑壕里迅速不断变换射击位置迅猛向着那段不到40米宽,200米长的陡坡上急促横扫,不断有敌人惨叫着摔落下来,更多的敌人却愤怒嘶吼着冲了上来。不顾自己人的流弹,不顾四射的弹片和石雨,剽悍的敌人在付出惨痛伤亡后冲了上来。而由于敌人一发发直射*炮的轰击,可供老甘和四班兄弟们活动的安全空间却越来越窄,就在疯狂的敌人顶着自己前面战友的尸体冲了到一线堑壕前的缓坡时,为了不误伤自己人,疯狂的敌人重火力终是暂停了。也许他们认为大局将定……

  “去你妈的!”杀红眼的老甘一声怒喝,顶着敌人AK的攒射,两臂开动,霎时弹如雨下,十数颗无柄*被这煞星轮了出6、70米,滚到下面轰然炸响,一蓬蓬血粘着细碎的肉末,四散激扬,又十数个敌人被老甘下了饺子,惊呼声、惨叫声再次恫吓天地,在200多米长的光秃秃的陡坡上拖出一条条血路。看得一旁为他拉环儿的巫刚瞪大眼。


北京市委常委名单

蔡奇 中央政治局委员,市委书记

陈吉宁中央委员,市委副书记、市长

张延昆常委、政法委书记

林克庆常委、市委教育工委书记

杜飞进常委、宣传部长

陈雍常委、纪委书记,监委代主任

魏小东常委、组织部长

崔述强常委、秘书长

齐静常委、统战部长

姜勇常委,北京卫戍区政委

天津市委常委名单

李鸿忠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

张国清中央委员,副书记、市长

阴和俊中央候补委员,副书记

张玉卓中央候补委员,常委、滨海新区区委书记,自贸区管委会主任

喻云林常委、组织部部长

邓修明中央纪委委员,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

赵飞常委、政法委书记

陈浙闽常委、宣传部长

冀国强常委、统战部长

李毅常委、市委秘书长

河北省委常委名单

王东峰中央委员,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

许勤中央委员,副书记、省长

赵一德中央候补委员,副书记

梁田庚中央候补委员,常委、组织部长

袁桐利常委、常务副省长

陈刚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副省长, 雄安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

冉万祥常委、统战部长

焦彦龙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宣传部长

董仚生常委、政法委书记

邢国辉常委,石家庄市委书记

高志立常委、省委秘书长

王浩常委、唐山市委书记

刘爽常委、省纪委书记

山西省委常委名单

骆惠宁 中央委员,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

楼阳生 中央委员,副书记、省长

任建华 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

林武  常委、副省长、党组副书记

罗清宇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太原市委书记

吴汉圣 常委、组织部长

张吉福 常委、大同市委书记

徐广国常委、统战部长

廉毅敏 常委、宣传部长

商黎光 常委、政法委书记

胡玉亭 常委、秘书长

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名单

李纪恒 中央委员,党委书记、区人大主任

布小林 中央委员,党委副书记、政府主席

王莉霞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统战部长

马学军常委,常务副主席

曾一春 常委、组织部长

刘奇凡 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纪委书记,监委主任

张院忠 常委、包头市委书记

云光中 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

白玉刚 常委、宣传部长

罗永纲 常委、秘书长、政法委书记

李杰翔 常委、通辽市委书记

冷杰松 常委、内蒙古军区司令员


辽宁省委常委名单

陈求发 中央委员,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

唐一军中央候补委员,副书记、省长

谭作钧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大连市委书记

李文章常委、政法委书记

范继英常委、统战部长

张雷常委、常务副省长

王边疆常委,省军区政委

廖建宇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

张福海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宣部部长

刘焕鑫常委、省委秘书长

陆治原常委、组织部长

吉林省委常委名单

巴音朝鲁 中央委员,省委书记、省人大主任

景俊海 中央候补委员,副书记、省长

高广滨 中央候补委员,副书记

张安顺 常委、省委秘书长

王君正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长春市委书记

苗雨丰 常委、省军区司令员

姜治莹 常委、延边州委书记

吴靖平常委、副省长

陶治国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

胡家福 常委、政法委书记

王晓萍 常委、宣传部长

王凯 常委、组织部长

李景浩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统战部长

黑龙江省委常委名单

张庆伟 中央委员,书记、人大常委会主任

王文涛 中央候补委员,副书记、省长

陈海波 中央候补委员,副书记

张效廉 常委、宣传部长

王常松 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

李海涛 常委、常务副省长

李雷 常委、省军区司令员

甘荣坤 常委、政法委书记

王爱文 常委、组织部长

张雨浦 常委、秘书长

王兆力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哈尔滨市委书记

贾玉梅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省政府党组副书记、副省长

杜和平 常委、统战部长

上海市委常委名单

李强 中央政治局委员,市委书记

应勇中央委员,市委副书记、市长

尹弘中央候补委员,副书记

廖国勋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纪委书记,市监察委主任

周波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常务副市长

于绍良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组织部部长

郑钢淼常委、统战部部长

陈寅常委、政法委书记

翁祖亮常委、浦东新区区委书记

周慧琳 常委、宣传部部长

诸葛宇杰常委、秘书长

凌希常委、上海警备区政委

江苏省委常委名单

娄勤俭 中央委员,书记、人大主任

吴政隆 中央委员,副书记、省长

杨岳 常委、统战部长

李小敏 常委、无锡市委书记

樊金龙 常委、常务副省长,省委秘书长

王燕文 常委、宣传部长

蒋卓庆 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

王立科 常委、政法委书记

周乃翔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苏州市委书记

郭文奇 常委、组织部长

张敬华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南京市委书记

孟中康 常委,省军区政委

浙江省委常委名单

车俊 中央委员,书记、省人大主任

袁家军中央委员,副书记、省长

郑栅洁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

任振鹤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代主任

陈金彪常委、秘书长

冯飞常委、常务副省长

朱国贤中央纪委委员,常委、宣传部长

黄建发常委、组织部长

周江勇常委、杭州市委书记

熊建平常委、统战部长

王昌荣常委、政法委书记

安徽省委常委名单

李锦斌 中央委员,书记,省人大主任

李国英 中央委员,副书记、省长

信长星 中央候补委员,省委副书记

邓向阳 常委,常务副省长

陶明伦常委、秘书长

刘惠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察委主任

刘莉常委、统战部长

孙云飞常委、六安市委书记

姚玉舟常委、政法委书记

虞爱华常委、宣传部长

宋国权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合肥市委书记

丁向群常委、组织部长

杨征常委,省军区司令员

福建省委常委名单

于伟国 中央委员,书记、人大主任

唐登杰 中央候补委员,副书记、省长

王宁 中央候补委员,副书记、福州市委书记

张志南 常委、常务副省长

雷春美 常委、统战部长

胡昌升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组织部长

刘学新 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

裴金佳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厦门市委书记

梁建勇 常委、秘书长、宣传部长

周联清 常委

王洪祥 常委、政法委书记

苏保成 常委、省军区政委

江西省委常委领导名单

刘奇 中央委员,书记、人大主任

易炼红中央候补委员,副书记、省长

李炳军 副书记、赣州市委书记

孙新阳 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

赵爱明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组织部长

毛伟明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常务副省长

尹建业 常委、政法委书记

刘强  常委、副省长

殷美根 常委、南昌市委书记

陈兴超 常委、统战部长

赵力平 常委、秘书长

施小琳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宣传部长

杨笑祥 常委,省军区政委

山东省委常委领导名单

刘家义中央委员,书记、省人大主任

龚正中央委员,副书记、省长

杨东奇副书记,省总工会主席

张江汀中央候补委员,常委、青岛市委书记

陈辐宽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

王可常委、组织部长

王清宪常委、秘书长

关志鸥常委、宣传部长

邢善萍常委、统战部长

林峰海常委、政法委书记

赵冀鲁常委,省军区司令员

王忠林常委、济南市委书记

河南省委常委名单

王国生 中央委员,省委书记

陈润儿 中央委员,副书记、省长

喻红秋 中央纪委委员,副书记、政法委书记

孙守刚 常委、统战部部长

赵素萍 常委、宣传部部长

任正晓 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

李亚 常委、洛阳市委书记

黄强 常委、常务副省长

孔昌生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组织部长

马懿 常委、郑州市委书记

穆为民 常委、秘书长

江凌 常委

胡永生 常委、省军区政委

湖北省委常委名单

蒋超良 中央委员,书记,省人大主任

王晓东 中央委员,副书记、省长

马国强 中央候补委员,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

尔肯江·吐拉洪 常委、统战部长

黄楚平 常委、常务副省长

王瑞连 常委、组织部长

王艳玲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宣传部长

梁伟年 常委、秘书长

王立山 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纪委书记,监委主任

周霁 常委,宜昌市委书记

王祥喜 常委、政法委书记

李乐成 常委,襄阳市委书记

马涛 常委,省军区司令员

湖南党委常委领导名单

杜家毫 中央委员,书记、省人大主任

许达哲 中央委员,副书记、省长

乌兰 中央候补委员,副书记

陈向群 常委、常务副省长

傅奎 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

黄关春 常委、政法委书记

黄兰香 常委、统战部长

王少峰 常委、组织部长

蔡振红 常委、宣传部长

胡衡华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长沙市委书记

谢建辉 常委、秘书长

张剑飞 常委,省国资委党委书记

冯毅 常委,省军区政委

广东省委常委名单

李希 中央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

马兴瑞中央委员,副书记、省长

王伟中中央候补委员,常委、深圳市委书记

林少春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常务副省长

张硕辅中央纪委委员,常委、广州市委书记

邹铭中央候补委员,常委、组织部长

何忠友常委、政法委书记

施克辉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

张利明常委,省军区司令员

傅华常委、宣传部长

广西党委常委名单

鹿心社中央委员、党委书记

陈武中央委员,党委副书记、主席

孙大伟中央候补委员,党委副书记

范晓莉常委、宣传部长

秦如培常委、常务副主席

徐绍川常委、统战部长

曾万明  常委、组织部长

王小东常委、南宁市委书记

房灵敏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纪委书记,自治区监委主任

黄世勇常委、政法委书记

黄伟京  常委、秘书长

严植婵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副主席

姜英宇常委,广西军区政委

海南省委常委领导名单

刘赐贵 中央委员,书记,省人大主任

沈晓明中央委员,副书记、省长

李军副书记

毛超峰常委,常务副省长  

张琦常委、海口市委书记

胡光辉常委、秘书长

蓝佛安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

童道驰常委、三亚市委书记

肖莺子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宣传部长

肖杰常委、统战部长

陈守民常委,省军区司令员

刘星泰常委、政法委书记

彭金辉中央候补委员,常委、组织部长,副省长

重庆市委常委名单

陈敏尔 中央政治局委员,市委书记

唐良智中央候补委员,副书记、市长

任学锋中央候补委员,副书记

吴存荣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常务副市长

张鸣常委、宣传部长

刘强常委、政法委书记

穆红玉 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纪委书记

王赋常委、秘书长

李静中央候补委员,常委、统战部长

胡文容中央候补委员,常委、组织部长

莫恭明常委、万州区委书记

韩志凯常委,重庆警备区司令员

段成刚常委、两江新区党工委书记

四川省委常委名单

彭清华中央委员,书记

尹力中央委员,副书记、省长

邓小刚中央候补委员,副书记

王雁飞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察委主任

范锐平中央候补委员,常委,成都市委书记

王宁常委、常务副省长

田向利常委、统战部长,总工会主席

曲木史哈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农工委主任

甘霖常委、宣传部长

邓勇常委、政法委书记

王铭晖常委、秘书长

王正谱常委、组织部长

姜永申常委,省军区司令员

最新贵州省委常委名单

孙志刚 中央委员,书记、人大主任

谌贻琴中央委员,副书记、省长

慕德贵常委、宣传部长

夏红民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

李邑飞常委、组织部长

赵德明中央候补委员,常委,贵阳市委书记

刘捷常委、秘书长

李再勇常委,常务副省长

龙长春常委、遵义市委书记

严朝君常委

云南省委常委名单

陈豪 中央委员,书记,省人大主任

阮成发 中央委员,副书记、省长

李秀领 副书记

赵金 常委、宣传部长

宗国英 常委、常务副省长

程连元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昆明市委书记

李小三 常委、组织部长

刘慧晏 常委、秘书长

张太原 常委、政法委书记

李文荣 常委、曲靖市委书记

冯志礼 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纪委书记,省监委代主任

余琨 云南省委常委,省军区政委

西藏党委常委领导名单

吴英杰中央委员,党委书记

洛桑江村中央委员,副书记、区人大主任

齐扎拉中央委员,副书记、主席

丁业现中央候补委员,常务副书记,区政协党组书记

庄严副书记、常务副主席

许勇常委,西藏军区司令员

罗布顿珠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常务副主席

旦科常委、统战部长,区政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

王拥军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纪委书记,监委主任

姜杰常委、常务副主席

边巴扎西常委、宣传部长

何文浩常委、政法委书记

白玛旺堆常委,拉萨市委书记

刘江常委、秘书长

陕西党委常委领导名单和简历

胡和平 中央委员,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

刘国中 中央委员,副书记、省长

贺荣 中央纪委委员,副书记

张广智 常委、组织部长

梁桂 常委、常务副省长

徐新荣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延安市委书记

王兴宁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代主任

王永康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西安市委书记

庄长兴 常委、政法委书记

姜锋 常委、统战部长

牛一兵常委、宣传部部长

甘肃省委常委名单

林铎 中央委员,书记、人大主任

唐仁健 中央委员,副书记、省长

孙伟 副书记

李荣灿 常委、兰州市委书记

马廷礼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统战部长

刘昌林 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

宋亮 常委、常务副省长

周学文 常委

李元平 常委、组织部长

陈青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宣传部长

王嘉毅 常委、秘书长

蒲永能 常委、省军区政委

青海省委常委名单

王建军 中央委员,书记、省人大主任

刘宁 中央候补委员,副书记、省长

王晓 常委、西宁市委书记

公保扎西 常委、统战部长

滕佳材 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

张西明 常委、宣传部长

王予波 常委、副省长

严金海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副省长

王宇燕 常委、组织部长

于丛乐 常委、秘书长

马吉孝 常委、省总工会主席,全国总工会副主席()

曲新勇 常委、省军区司令员

訚柏 常委、政法委书记

宁夏党委常委领导名单

石泰峰 中央委员,书记、区人大主任

咸辉 中央委员,副书记、主席

姜志刚 中央候补委员,副书记、银川市委书记

张超超 常委、常务副主席

马顺清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副主席

许传智 中央纪委委员,常委、纪委书记,监委主任

盛荣华 常委、组织部长

赵永清 常委、宣传部长、秘书长

张韵声 常委、政法委书记

白尚成 常委、统战部长

张柱 常委、固原市委书记

潘武俊 常委,宁夏军区政委

新疆党委领导名单

陈全国 中央政治局委员,党委书记

雪克来提·扎克尔 中央委员,副书记、政府主席

孙金龙 中央委员,副书记、新疆兵团书记、政委

朱海仑 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网信党工委书记

李鹏新 副书记,区教工委书记

李伟 常委、新疆军区党委书记、政委

徐海荣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乌市书记、乌昌书记

艾尔肯·吐尼亚孜 中央候补委员,常委、政府副主席

田文 常委、宣传部长

纪峥 常委、组织部长

沙尔合提·阿汗 常委、代秘书长、区总工会主席

杨鑫 常委,纪委书记,监委代主任 

张春林 常委,常务副主席



        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bottom: 10px; white-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style="margin-bottom: 10px; white-space: normal; 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

阅读后顺便点右下方❀好看如觉文章不错,把它放到你的圈子里,可能您的朋友就需要!谢谢!

powered by 玮宁文学 © 2017 WwW.wn-ste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