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明天启通宝背金五钱最新市场价格如何 ?

发布时间:2018-11-28 14:34

明代金銀錢甚為少見,尤其是面文與正用品年號錢壹致的更為難得。近見壹枚“天啟通寶•金五錢”的金錢,頗為特殊,其形制與鑄造風範與流通錢類似,圓形方孔,外緣整齊,內郭規矩,地章平坦,制作十分精美;只是背面穿口上方有壹“金”字,穿右側為直書“五錢”。

明 “天啟通寶”背“金五錢”金質供養錢


37.5mm


是錢直徑約為38毫米,厚約2毫米,重約18克;經檢測,成分為金52%,銀47%,銅1%;據言:此錢早年出於明秦王府封陵故地某寺院遺址,同時發現的還有壹枚“缽亶謎吽•三錢”佛教經文錢,直徑26.5毫米,重11.3克;此亦為金質,形制風範與“天啟通寶•金五錢”如出壹轍,惟錢文不同,直徑稍小,重量亦輕。


經查相關資料。對於“天啟通寶•金五錢”金錢的披露,最早見諸於1951年12期《科學通報》刊載的考古學家安誌敏先生《北京西郊董四墓村明墓發掘記——第壹號墓》壹文,據述載:1951年8月間,在董四墓村遺光寺附近發現壹座明代妃子墓,出現有鳳冠和若幹金制品,引起了文物部門的重視。經發掘清理,即壹號墓埋葬著明熹宗朱由校的張裕妃、段純妃、李成妃三個妃子。此墓葬雖然曾被盜擾破壞,所殘留器物不多,經過清理,可分為金、玉、石、銅、木等幾大類;只有段純妃墓中遺物稍多壹些,其中主要是出現了二百余枚明代錢幣,有洪武通寶•十壹兩、天啟通寶•金五錢、天啟通寶等,“最特殊的要算天啟通寶(金五錢),表面鍍金,並不見於著錄,可能是專門殉葬用的。”


對此,《中國錢幣》1995年第三期高桂雲女士《首都博物館藏天啟通寶背“金•五錢”金錢》壹文進行了詳盡考述,並得出“天啟通寶金錢的形制、版別與明代銅錢無異……應是壹種流通錢,不大可能專供殉葬”的結論。而且指出“這種金錢也會做為賞賜”之用。李總監  185-6626-1424  (電話+微信)現僅就實物的體現而論,此看法可謂眼光獨到,有充分的科學論據,現已得到泉界大多數認可。


無獨有偶,2010年7月11日《北京日報•副刊》刊載焦晉林《“天啟通寶”金幣》報道,說是“1991年北京市海澱區北下關發現壹座明代太監墓,墓中出現了壹枚‘天啟通寶’金幣。……背文有位於穿上部的“金”和穿右側的“五錢”,均為正書,錢文運筆流暢,間架結構舒展。”經與董四墓村明熹宗妃嬪墓中出現的2枚金幣進行比較,認為“對比這三枚金幣的形制、大小、書寫風格等特征,可以確定它們應該是出於同壹批錢範。”此明代太監墓中除了這枚“天啟通寶金•五錢”外,“還出現了兩枚金質‘南無消災延壽藥師佛’吉祥錢,由此也可管窺到明代後期太監政治之壹斑。”

“天啟通寶”背“金五錢”金質供養錢 正面


由此看來,“天啟通寶•金五錢”金錢的出現已非孤例,連帶陜西新見這品,算下來目前已面世4枚,而且均出自明代皇親貴戚或權勢人物墓中以及著名的遺址故地,這似乎又與明代的分封賞賜制度有關聯。早在明初推行寶鈔時就有禁止民間使用金銀交易的規定,雖時禁時馳,但朝廷仍舊沿襲了對功臣勛爵賞賜金銀幣的習俗。據《明史•李時勉傳》載:宣德五年(1430年),《成祖實錄》修成,宣宗“幸史館,撒金錢賜諸學士,皆附拾,時勉獨正立。帝乃出余錢賜之。”若再從面世實物中看,北京某拍賣行推出過壹枚“正德通寶”背二龍戲珠金幣,重16.5克,含金量99%;介紹中說“乃皇家禦用之物,存世稀有。”此金錢面文中的“通”字為開口通,與明代正用品有異,也可能是帶有花錢性質的緣故吧,令人無從置喙。


據史料記載,熹宗即位後,縱容乳母客氏,重用宦官魏忠賢,以致搞的國政弊敗,民生衰微。即便如此,熹宗仍不忘時常賞賜財物給自己喜歡的人。尤其是對他的老師孫承宗就特別優待,每聽講課都說是心靈開悟,“故眷註特殷”。後來,又因遼東戰事孫承宗請求前往處理,“帝大喜,加太子太保,賜蟒玉、銀幣。(《明史•孫承宗傳》)”由此看,記載中的“銀幣”名稱,也許並不是用銀來鑄造的錢幣,有可能只是銀兩與錢幣的合述而已。但無論如何,明代欽賞金銀錢的做法倒是有壹脈相承之風。


目前所見到的明代金銀錢有範鑄陽文和陰刻打制兩種,範鑄者面文多以年號加通寶名之,與流通銅錢風格類似;這種錢多為官爐所鑄,殆為內府銀作局鑄造的宮廷賞賜錢,抑或為金銀坑冶機構直接鑄就做為貢奉之用。而陰刻打制錢或冥幣,則由民間金銀鋪或富貴人家自主所為,其祈福納祥錢或有範鑄,面文壹般多采用吉語,如“長命富貴”、“太平景象”、“福壽康寧”、“子孫永安”、“三多九如”等;而冥幣壹般為薄片打制,翻過來看文字則為反書,所表現的內容也多為超度用語,如“西方接引”、“徑入西天”、“金光指路”、“花開見佛”、“慈悲為懷”等。李總監  185-6626-1424  (電話+微信)根據這些實物而言,是否可以推測地說,明代金銀錢的用途是有嚴格界限規定的,帶有年號且與流通錢類似的範鑄通寶錢,可看作是內府官爐專為宮廷鑄造的賞賜錢,而陰刻打制的金銀錢,則可劃入民間自行制作的範圍。

“天啟通寶”背“金五錢”金質供養錢 背面


再來看這枚出於明秦王府封陵故地某寺院遺址中的“天啟通寶•金五錢”金錢,其形制、版式、重量、成色等均與經過科學發掘出現的前3枚金錢壹樣,可謂是同範模所鑄,只是前3枚金錢均出於京畿,而這枚金錢則出於遠在西北的陜西。從史料中知,明代秦王設府西安,擔負著拱衛邊陲的重任,被稱為“天下第壹藩”。按玉牒排序,秦王府第13代秦肅王朱誼患死於萬歷四十六年(1618年),庶長子朱存樞嗣封為世子。到了明熹宗天啟年間(1620~1627年),朱存樞雖未襲封秦王,但“享有儲位,允為藩輔。”由於熹宗即位時年僅十六歲,天性好動,是個喜歡標新立異的人;入主大統後,為崇示孝道,仍鑄行泰昌年號錢。然而,天啟改元時,適逢幹支紀年為辛酉,按古人紫微鬥數對辛酉的描述,為討吉祥彩頭,有可能鑄此金錢賞賜給他喜歡的妃嬪、藩封、太監等。


是品“天啟通寶•金五錢”,僅從出現地域上來推斷,壹似熹宗給藩封的賞賜之物,而後又被秦王府作為禮佛用品供奉給了寺院。因為是錢的成色較低,曾被誤以為是鎏金錢,而與此相伴同出的佛教經文錢亦然,也是含金量不高,色澤相同,但作為禮佛用錢,這足以代表壹種至高無上的榮譽和虔誠,其目的也是希望能得到神靈庇佑。由於這幾枚金錢的材質成色都不太高,且含銀較多,色澤偏黃中泛青,這抑或與當時的財政支絀有關。綜上所述,明代內府官爐所鑄造的金銀錢,形制多與銅錢類似,其主要用途就是用於賞賜、饋贈或供奉、禮佛,也是身份和財富的象征。而民間制作的吉語類金銀錢或冥幣,則是為了祈福納祥以及超度亡魂。雖然兩者均非流通之用,但性質則完全不同。總之,“天啟通寶•金五錢”的出現,印證了明代關於禦賜金銀錢的史實。這種由內府銀作局鑄造的宮廷賞賜金錢,因其存世稀少,極為珍貴,當可列入明錢珍稀品之中。


藏友們,高額的價值並不是好事,對妳們每個人來說,成交才是最終目的!自己的藏品自己清楚其來歷,不是隨便地攤淘壹件就能賣出天價,投機取巧的心裏來壹趟最後也只能空空而歸!最後人財兩空!!!


(文章源自网络    版权属原作者)


温馨说明:我们敬重和感谢原创作者,凡未具作者姓名的文章,均因无法查获作者所致,敬请原作者谅解!如有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或同行告知,我们将及时纠正删除。同类微信公众号转载本部发布文章,敬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❶ 商务合作电话:18566261424

❷ 藏友投稿邮箱:3497181142@qq.com

❸ 本部客服微信:18566261424


  长按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古玩交易交流官方公众号






powered by 玮宁文学 © 2017 WwW.wn-ste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