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总理之子朱云来的最新演讲让人深思

发布时间:2018-11-28 14:25

解读社会事实:曝光社会黑幕: 新闻不敢播的:这里都能看到:

“中国改革开放40年,一路走来跌跌撞撞,不断学习中不断进步……我们确实比一般的发展中国家进步了很多了,但是比起发达国家还存在差距

 

近日,第九届财新峰会召开 ,中金公司前总裁兼CEO、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登台发言。


差距在哪里?朱云来说,我们还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还没有自己的芯片,更别说制造芯片所需要的设备和材料。如果我们认真做一做科技的审计,看看现在到底我们真正的科技含量、科技水平,扎扎实实地发展到什么程度什么阶段了,进行自我检查,这样更有利于建立新的发展方向和目标,确认我们一定能够做到我们应该能做的事情。

 

朱云来 资料图   来源:东方IC


朱云来1957年出生,1977年至1981年就读于南京气象学院大气物理学专业,毕业后进入中国气象局工作,后赴美国深造。1994年,朱云来在威斯康辛大学获得气象学博士学位。随后取得芝加哥德保罗大学的会计学硕士学位。

 

1998年,朱云来进入中金公司工作,后出任中金公司管理委员会主席、总裁和CEO,2014年卸任。

 

小编注意到,近年来,朱云来多次在公开场合对金融风险、经济形势、中美贸易摩擦等热点话题进行解读。

 

在4月的博鳌亚洲论坛“梧桐夜话”活动上,朱云来表示,中国经济关键在于转型、调整,从高速转向高质。“现在可以比之前从容,不再需要过高增速,而是做好总体规划,注重打好内功,从而使中国经济走上更加系统,更加健康的发展之路。”

 

谈到中美贸易摩擦,朱云来认为,中美贸易逆差占GDP的比重不大,无需太过担心。目前,中美已经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态势,双方各自具有比较优势,贸易摩擦只是阶段性现象,会找到新的平衡点。

 

对于中美关系,朱云来曾表示,“中国是一个既古老又新的国家,中国经济虽然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但还有更长的路要走,世界各国也有机会去分享中国的发展。因此,中美两国应该一起做一些事情让双方受益,而不是互相斗嘴。”

 

在去年底举办的“2017 新华网三亚思客年会”上,朱云来指出,“一带一路”倡议中蕴藏着巨大的机会,并能够与发展中国家共享我们经济发展的好处。他同时表示,“一带一路”倡议的发展不见得是一哄而上能立马见效的,这是长远的方向,我们必须要关注和投入精力。

 

朱云来还尤其关注科技进步对经济生活产生的影响。


11月9日,朱云来作为APEC中国工商理事会副主席,出席了2018二十国集团(G20)智慧创新论坛暨GIC全球创新者大会,发表了题为《数字、经济、创新与文明》的演讲。

 

他指出,通过数字化,除了可以解决社会面临的很多问题,还为社会需求带来了分析、计算、模拟、人工智能等方法。数字代表了更高的层次,不仅是信息本身,包括对信息的加工运用以及技术的智能化,从而帮助人类文明更好地发展。所以数字具备代表或者重新定义我们这个未来社会的一个基本特征。

 

“现在,我们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相信会有更多新的技术发明和发现,可以让社会文明有更好更快的发展。”

 

以下为朱云来在第九届财新峰会上的讲话实录节选:

 

中国改革开放40年,一路走来跌跌撞撞,在学习中不断地进步,主要有两个基本方向。

 

一个是市场化。我们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系统地转变,市场化带动整个经济甚至是社会的转型发展。

 

另一个是国际化。我们在不断地与世界接轨,大家同在一个地球上,就会有交往。

 

为什么要开放?因为没有开放可能会缺乏新思想,缺少比较就很容易闭塞,容易固步自封。也正是因为开放,可能就会经常地激发比较,去发现自身的不足,发现别人的长处,同时也会在比较之中发现自己的长处。需要改进的地方就要改进,这就是改革。如果不开放、不改革,一个社会保持系统的进步就会比较难。市场化、国际化,至少从经济发展、经济学规律的角度来讲也是正确的。

 

现在,在经济总量上我们有了很大的进步,但在一些方面还有所欠缺,比如科技水平。像当年的改革开放出去学习一样,与国际接轨,系统地向先进的国家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来更好地发展我们自己。那一轮在国外学习以后回来创业的人,推动了我们新科技的发展。我们确实比一般的发展中国家进步了很多了,但是比起发达国家还存在差距

 

我们还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还没有自己的芯片,更别说制造芯片所需要的设备和材料。如果我们认真做一做科技的审计,看看现在到底我们真正的科技含量、科技水平,扎扎实实地发展到什么程度什么阶段了,进行自我检查,这样更有利于建立新的发展方向和目标,确认我们一定能够做到我们应该能做的事情。

 

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增长速度快是好事,但我们的发展已经到了要重视质量的阶段,有质量的发展才有更长远的意义。即便是有比较快的发展,如果质量不好,将来也有可能出现更大的问题和风险,所以应该有辩证思维,要有平衡。

 

中国有几千年的历史,曾经一直很强大,西方的研究也表示了同样的观点。但是自从1840年以后,中国迅速被现代的工业化国家赶超,究其原因,我们过去的强大是在农业时代,农业时代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是规模,中国有一块非常大的平原,一片非常大的耕地,有着延续了2000多年的中央集权制度,所以在农业时代非常的强大。一旦工业时代来临,我们自己却固步自封,就很容易被打败了。

 

经过长时间发展以后,现在已经有了相当的基础了,也正因为有了这个基础,我们更需要有策略地来发展,不必那么着急。因为如果你做得太快,又难免欠缺系统完整的论证,在未来可能会产生一定风险。

 

所以,有时候需要以退为进。一个经济体里要想救所有的生产单位,有的经营已经有问题了还是去救的话,不但没有把它救好,把原来做得好的也拉下来了,所以需要有全面的、综合辩证的考虑,要强调更多地由市场来决定经济的走向。

无论您有多忙,请花1分钟的时间把它放到你的圈子里!感谢您的支持。谢谢

powered by 玮宁文学 © 2017 WwW.wn-ste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