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编辑婴儿公布一日后,最新进展

发布时间:2018-11-27 14:38


11月26日,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凭借一项通过基因编辑使得一对双胞胎婴儿具备先天抵抗艾滋病能力的试验让自己成功站在了全世界舆论的中心。


贺建奎  资料图

11月26日,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凭借一项通过基因编辑使得一对双胞胎婴儿具备先天抵抗艾滋病能力的试验让自己成功站在了全世界舆论的中心。

但是从目前信息看来,事件发酵的24小时之内,相关资料显示的所有与这项试验相关的各方面均已出面否认与贺建奎该项试验有关系。

人民网深圳频道:已撤稿

舆论引爆自人民网深圳频道一篇名为《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的报道。不过,现在人民网深圳频道已经找不到这篇稿件

文中称,“来自中国深圳的科学家贺建奎在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召开前一天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也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

文中并没有提及贺建奎的官方身份: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

优酷与YouTube各上传5段视频:优酷上已全删除

不过在11月25日、26日两天,贺建奎却以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身份分别在国内和海外视频平台优酷与YouTube上各上传了5段详细讲述该试验的解说视频。

贺建奎在视频中称,一次基因手术可以拯救儿童免受如囊性纤维化或艾滋病毒等疾病对生命的威胁。不仅可以让孩子在健康的生活中获得平等的机会,而且还能为整个家庭带来新希望。

贺建奎称,“我认为真正爱孩子的父母是不会通过基因手术去增强胎儿智商、改变头发或眼睛的颜色。这都应该被禁止。我知道我的工作会有些争议,但我相信这些家庭需要这个技术。为了他们,我愿意接受指责。”

他坚信,把孩子叫做“定制宝宝”是错误的,“伦理将站在我们这边”。

不过,目前YouTube上5段视频仍在,优酷上均已删除,是贺建奎主动删除还是网站平台下架尚不得而知。

伦理审查医院:与贺建奎没有合作

根据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信息,贺建奎上述试验的伦理审查方和研究实施地点均为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

在一份名为《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的文件上,包括该院领导黄华锋在内的7人签字同意了贺建奎试验“符合伦理规范,同意开展”。

不过,11月26日,该医院总经理程珍回应媒体称,“医院和贺建奎没有过合作。该项目不是在医院做的,孩子也不是在医院出生的。

同时,该院一位已经离职的医务部主任秦苏骥表示,他询问了部分签名者,均表示笔迹是真实的,但对此事件确没有任何印象。

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的法人代表为林玉明,是“莆田系”代表人物。

南方科技大学:学校不知情,贺建奎已停薪留职

作为贺建奎的工作单位。南方科技大学在官网发布声明称:看到贺建奎对人体胚胎进行了基因编辑研究,该校深表震惊。

南方科技大学还称,贺建奎副教授已于2018年2月1日停薪留职,离职期为2018年2月至2021年1月

南方科技大学在声明中表示,此项研究工作为贺建奎副教授在校外开展,未向学校和所在生物系报告,学校和生物系对此不知情。生物系学术委员会认为其严重违背了学术伦理和学术规范。

不过,据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上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书显示,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项目时间为:2017年3月到2019年3月。也就是说,在进行试验时,贺建奎仍未停薪留职。

深圳科创委:从未资助贺建奎基因编辑项目

根据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官网信息,贺建奎已于11月8日在该中心注册了《HIV免疫基因CCR5胚胎基因编辑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估》项目。

根据注册信息,该项目申请人为覃金洲(覃金洲为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实验室的一名研究员,也是深圳市罗湖区人民医院的一名细胞研究员),研究负责人为贺建奎,申请人所在单位为南方科技大学,批准该研究的伦理委员会为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伦理委员会。

并且,据网页注册信息,该研究的经费或物资来源为“深圳市科技创新自由探索项目”。经查询,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每年都会举行“基础研究自由探索项目”申请、公示。

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在11月26日晚间紧急回应称,经核查,深圳市科技创新委员会从未立项资助“CCR5基因编辑”、“HIV免疫基因CCR5胚胎基因编辑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估”等自由探索项目,亦未资助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覃金洲及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在该领域的科技计划项目。该研究的临床注册信息上登载“经费或物资来源为深圳市科技创新自由探索项目”不属实。

公益组织“白桦林”:帮助联系志愿者后再无联系

根据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官网信息,贺建奎这项研究的研究对象是通过HIV公益组织征募而来,随后证实是通过艾滋病感染者互助组织“白桦林”征募而来。

相关资料显示征募对象是男性罹患艾滋病的一对夫妻。这点也在贺建奎接受美联社采访时予以证实。

白桦林全国联盟创始人“白桦”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贺建奎团队在去年三四月份初次联系了该组织,向该组织征集愿意参加基因编辑试验的患者。

“白桦”称,该公益组织只转发了相关信息后,把不符合贺建奎条件的志愿者筛除后,将剩下的约50多人在经过志愿者同意的情况下将他们介绍给了贺建奎。“后续就没有参加了。”

“白桦”还表示,刚刚接触贺建奎时对方并没有学校介绍信,是搜索了他的相关信息才决定信任他。

百名科学家联名反对: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形容

在“贺建奎宣布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发酵数小时之后,上百名中国学者联合署名发表声明,直指这项所谓研究的生物医学伦理审查形同虚设。直接进行人体实验,只能用“疯狂”来形容。

学者们在联名信中直指,科学上此项技术早就可以做,没有任何创新及科学价值,但是全球的生物医学科学家们不去做、不敢做,就是因为脱靶的不确定性、其他巨大风险以及更重要的伦理及其长远而深刻的社会影响。

科学界对贺建奎的主要批判集中在:一是其所用技术本身并非重大突破,西方科学界如果不考虑伦理问题早就能做出;二是基因编辑后的婴儿能否完全抵抗艾滋病尚未可知,但完全有可能存在其他基因风险。没有经过业内评审,却通过一家“莆田系”医院伦理委员会的批准便直接进行人体试验,更是荒唐而草率。

权威声音:

深圳市卫计委表示经初步调查,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这一机构未按要求进行备案。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昨晚22时许发表回应称:“我委高度重视,立即要求广东省卫生健康委认真调查核实,本着对人民健康高度负责和科学原则,依法依规处理,并及时向社会公开结果”。

文章来源:网络



powered by 玮宁文学 © 2017 WwW.wn-ste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