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医圣最新章节 无弹窗 (1590章-1596章)(转载)

发布时间:2018-10-08 14:26


每日红包福利


关注公众号联系客服领取哦



跃,脱胎换骨般。

    这种感觉,也让林奇陡然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相公,你这是要突破了!”忽然,花神的惊喜声音传来。

    “突破?”林奇诧异无比道:“你是说,我现在有机会突破到神海境?”

    “不错,你刚才肯定是有所感悟,才会影响到你的真气、血脉等等,产生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所以,你现在完全可以突破到神海境。”花神道。

    “真的?”林奇一喜道:“那突破到神海境,需要多长时间?”

    如果现在能够突破神海境的话,那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这个,我真无法确定,因人而异,之前我见过,有人突破到神海境,用了整整一年时间,也有人在顿悟后,顷刻间就突破。”花神道。

    “我现在有所顿悟,加上还得到了金丝天蚕草,是不是,有机会在顷刻间突破?”林奇道。

    “完全有机会,毕竟你拥有龙灵血脉,这会在你突破神海境时,如鱼得水。”花神说道这里,却是有些迟疑道:“不过……”

    “不过什么?”林奇道。
    “不过我建议,你先压下去,等一等!”花神道。

    “为什么要等一等,现在突破,不是顺理成章吗?”林奇不解。

    花神笑着道:“其实,你现在在命陨境,身体就像是一团棉花,而你的修为境界实力,就像是水。”

    “若是棉花装的水,足够多,足够的凝实,那么份量也就越大,而等你突破到神海境时,所拥有的实力就越强。”

    “要知道,在神海境之上,等级之间的差距,可是有巨大的水分。”

    “就比如同样是神海至极境的强者,实力之间的差距,可能会如天壤之别。”

    “这是因为,在神海境界之前的修炼,就像是花朵从土壤里生根,扎根扎的越深,越稳,等到了开花的时候,就会越灿烂,而踏入神海境,正是种子开花。”

    “到了这个境界,谁强谁弱,底子谁更深厚,一眼就看的出来,在我们上古时期,有人甚至用千年时间停留在命陨境,而突破神海境界,在修炼到圣主境,只用了百年时间……”

    花神的这个观念,让林奇耳目一新。

    她比喻也非常的新颖。

    在神海境之前,修炼如扎根。

    而到了神海境之后,直至圣主境,便如开花。

    最后突破圣主境,则是结果!

    所以,现在林奇扎根有多深,完全会影响到后面的开花结果。

    而在命陨境停留的时间越长,将来开花结果的时间也就越短,比其他正常突破的人,还要拥有巨大的优势。

    想清楚这一点后。

    林奇立刻有了决定。

    “那我现在就先压一压,等在这个境界达到极限后,再行突破!”林奇道。

    花神点点头道:“没错,你现在要让你这团棉花,装到足够多你承载不下的水,将来便会一飞冲天!”

林奇沉心静气,将体内疯狂涌动的血液,强压下来。

    他缓慢的运转《诛魔禁神录》和《天地魂力诀》,让真气和魂力,在体内规规矩矩的游走,释放。

    很快,那种突破的感觉,逐渐平缓。

    约莫百个呼吸,等到林奇一口气倾吐而出,他的体内完全稳定下来。

    但奇异的是,他体内的真气居然凝实了一半,魂力更是大幅增涨,踏入了魂力境四重!

    这让林奇倍感惊喜。

    他的境界虽然没有上升,但是实力却是一直在增强。

    若等他在命陨境,达到极限时,说不定实力已经能够跟圣主境比肩。

    而真正突破神海境的那一刻,更是无法估量,他的实力会产生怎样的质变。

    “相公,现在感受到停留命陨境的好处了吧?”花神笑着道。

    “如果不是你提醒,我还真不知道,这样做的会有如此奇异的效果。”林奇叹道。
    “其实,在我们上古时期,大多数都会在命陨境停留很久,达到自身极限之后再行突破,因为这是一个质变的过程,你积累的越多,突破神海境,转化出来的实力也就越强。”

    花神有些叹息道:“可惜,至从上古时期结束,往后的修炼者,大多数心浮气躁,只想着怎么快速提升境界,却忽略了修为的积累,日渐没落。”

    “原来如此,那我现在继续坚持……”林奇说道这里,忽然眉头一蹙:“等等,这周围好像有动静!”

    只听一阵沙沙的细微声响传来,离他们并不太远!

    花神心神一紧,她刚才有些分心,竟然没有感觉到,周围有动静。

    但神识略微一扫,旋即笑着道:“怪不得连我都没太察觉,原来,是一根桃人木而已。”

    “桃人木?”林奇扫了一眼,很快就确定了,在他的右后方,有一根人形的桃树,枝繁叶茂,极具美感。

    而这颗桃树的树干,与人的身材和相貌非常接近,树枝和根须竟然可以缓慢移动,若是不注意,可能会真的以为是个人。

    “这桃人木,是修炼后的树妖吗?”林奇观察片刻,十分惊奇。

    桃人木周身竟然没有半点气息涌动,可以说,完全跟普通的树木无异,唯一不同的是,能够缓慢移动。

    这或许,也是他跟花神,都没有发现桃人木靠近的原因。

    因为桃人木本身就不具备攻击性。

    “实际上,桃人木只是一种观赏性的树木,一般被大能强者放在家院里欣赏,毕竟这种树木也算是比较稀有,不过,这桃人木还有一个奇异的用处,可以塑造真人傀儡!”

    “塑造真人傀儡?”林奇一愣。

    花神笑着道:“不错,你这次不是要去救凤灵儿吗?把这个桃木人拿着,正好可以来一个狸猫换太子!”

    “可是,这种桃人木塑造出来的真人傀儡,很容易被认出来吧……”林奇迟疑道。

    “这就是桃人木的奇异之处,用这种木材塑造之后,可以无限接近真人,无论是外表身材,还是真气血脉修为,都可以伪装一模一样,但是效果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也不能开口说话思考,若是拥有什么瞳术,也很容易被识破!”


    “不过我想,在现在的天灵域,应该很难被识破,足以抵挡一炷香的时间!”花神道。

    林奇心头一喜,他此次去妖王府婚宴大比,势必有不少天才强者汇聚,若是真发生什么冲突,对他现在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但现在有了这个桃木人,那他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救出凤灵儿,避免没有必要的冲突,并且在婚宴大比后,还可以进入天灵塔,两全其美!

    “好,我现在就收了这桃人木,但是你得教我怎么塑造真人傀儡。”

    “这个简单,只用一滴精血,加上最简单的傀儡术便可……”

    花神立刻传给了林奇傀儡术。

    塑造桃人木并不算什么难事,最基础的傀儡术就可以办到。

    林奇在领悟之后,将桃人木切成了两段,差不多正好够他使用两次,当然,还有一些桃人木的根须,他也一并收到了空间戒指之中。

    据花神说,这些根须如果是用特殊方式培养,可以有一定的机率,重新长出桃人木出来。

    林奇虽然没有养花种树的习惯,可是这种桃木人极具观赏,在加上有这样的奇异用处,他想着扔掉不如收着,说不定以后还能用的上。
    做完这一切后,林奇在黄昏之前,抵达了妖王府。

    妖王府的整个城池,气势恢宏,巍峨壮观,巨大无比,可以同时容纳几十万人口。

    此刻的城门口更是车水马龙,人潮如涌。

    林奇来到了天灵域,也算是第一次进入这种大型城池,一时间,不由得被各种事物所震惊。

    尤其是有很多修炼者,骑着不少妖兽当坐骑,比如巨型龙龟,又比如飞天铁翼鸟,还有两头烈火豹所拉的豪华座驾……

    虽然大多数修炼者都可以飞天遁地,可是骑上这种坐骑马车之后,不仅威武不凡,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林奇想着,如果有机会的话,他也想驯服一头妖兽当坐骑。

    进入城门后,林奇正想到处转转。

    但这时,林奇忽然眼光一凝,他眼前出现一个女子,这个女子身穿华服锦衣,五官精美,气质冰冷无双,尤其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一阵冰雪气息,令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实力超凡。

    林奇与之擦肩而过,竟是有一种巨大的压迫感,让他都心中一寒。

    “神王至极境!而且,体质非常特殊,应该是一种天生的冰寒之体,才会无时不刻散发冰寒之气。”

    这个女人,绝对比他看见过齐勇和玄冥,不会差到哪里去,甚至比他们更强!

    林奇第一的印象,便是恐怖,这个女人的实力绝对非常恐怖。

    只是,这位女子走的似乎有些焦急,她身上的手帕,不小心飘然掉落,正好落到了林奇的脚上。

    “美女,你东西掉了!”没办法,这手帕掉的位置太巧了,林奇不得不捡起来,递还。

只是。

    前面刚擦肩而过的灵之雪,却是置若罔闻,带着她身边的侍女,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去。

    “美女,你的手帕不要了吗?”林奇声音提高了几分,脚下一动,出现在了灵之雪的面前。

    讲真的。

    林奇叫了一声,对方没有答应的话,他也不想过多理会。

    只不过,这个女人,跟江若晴身上的气质有几分相似,他不由得有些睹物思人的感觉。

    遂有其念,想着还是多动几步,交换给人家。

    然而让林奇没有想到,他好心,却是没有得到好脸色。

    只见灵之雪眉头轻蹙了一下,而他旁边的侍女翠雪,更是脾气火辣:“你拿过的东西,已经脏了,我们灵之雪公主,不想要了!”

    “灵之雪公主?”

    “这位不会就是雪国之主的掌上明珠吧。”
    “看她样子绝对是了,听说,灵之雪公主,资质超凡,十岁便是进入了神王境,现在二十岁,已经在神王至极境停留了两三年,可谓是年轻一代,公认的最强天才。”

    “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灵之雪,就是不知道谁有这个本事,能够得到如此美女的芳心……”

    周围一阵议论声响起。

    林奇这才知道,对方如此大有来头。

    只不过,这个侍女言语,着实是有些尖酸刻薄,让林奇略感不畅,但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加上对方是个女人,他也懒得计较。

    “脏,倒是没怎么脏,就算是脏了,洗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手帕是你们不小心落下,并非我故意弄脏,若是不要,我可以替你们扔了,反正对于你们这些人来说,这东西也算不了什么!”林奇不卑不亢的回应。

    “你说什么?什么叫我们这些人?给我说清楚!”翠雪却是鸡蛋里挑刺,轻喝一声。

    “翠雪,算了,这手帕的确是我不小心掉的,他也是出于好心,还有,他们快追上来了,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灵之雪这么一说,翠雪也是无话可说,急忙要从林奇手中抢过手帕,想着离开。

    但没想到这时,一行人飞快的出现在了他们的身边。

    “雪儿公主,我可算是追上你了!”只见一个身负长剑的男子,眉心剑目,丰神俊朗,整个人宛若一把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让人无法忽视。

    而他一出现,立刻引得不少人围观,惊呼。

    “竟然是独孤飞天!”

    “你没看错,他就是独孤剑宗宗主之子,据说剑术已经达到了剑人合一的境界。”

    “这次的婚宴大比真是有看头了,妖尊宫领地上的两大天才,风雨聚会。”

    “不过看这样子,独孤飞天貌似对灵之雪有点意思呢……”

    很显然。

    现在是个人都看的出来,独孤飞天正最对灵之雪死缠烂打。

    而灵之雪好像对独孤飞天并不感冒,只想快点离开!

    这下,林奇也算看明白了,刚才他叫灵之雪,并非是没听见,而是想要躲掉这个独孤九天。

    只不过,他哪里知道有这回事,刚才还急忙拦住了他们!“独孤公子,我们萍水相逢,交情甚浅,还是不要直呼我雪儿吧。”灵之雪无奈转头,神色冰冷的回应了一句,只是话语中的不悦,谁都听出来。

    “雪儿公主,你不记得了吗?在十年前的妖族大比上,我们曾有过一面之缘,那时,我便对你一见倾心,时至今日,再次与你相见,我实在难以释怀,只想与你有个机会,能够秉烛夜谈,舞风弄月!”

    独孤飞天,谈吐优雅,隐有强者风范,可是最后这一句秉烛夜谈,舞风弄月,却是略显猥琐。

    就算是两个人互相有感觉,哪里能见过两次面,就能谈一晚上,正人君子都是夜晚送归,除了那些想入非非的伪君子,才会想着晚上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灵之雪更是脸色越发冰冷:“独孤公子,在下还有事,恕不奉陪!”

    两人同是妖尊宫领地的两大天才,这样说,已经算是给他最后一点面子!

    只是独孤飞天并没有放弃的想法,反而对灵之雪的态度,不以为意。

    “雪儿公主,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所以,我特地准备了一件珍宝相送,算是我们独孤剑宗,想跟雪国,结个善缘!”

    独孤飞天说着,拿出了一颗黑玉,肉眼可见,黑玉之上有一条细长的紫色雷蛇,不断游走,无比灵动。

    “紫雷蛇黑玉!”围观的人,忍不住眼神狂热起来。

    这块紫雷蛇黑玉,是十分罕见的天地至宝,是由天雷不断击打玉石所形成的特殊玉石,因其形成条件苛刻,在整个天灵域都是屈指可数的存在,绝对是有价无市。
    传闻,当年一位无名小辈,便是靠着得到了一块紫雷蛇黑玉,成为了一代强者,拥有跟南北圣主过招的实力。

    现在这种极品天材地宝,再次现世,自然会引来无数人的眼红。

    可惜,考虑到独孤剑宗是妖尊宫领地上数一数二的至强门派,不少人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尤其是这块紫雷蛇黑玉,还是送给灵之雪,这代表着两大至强势力之间的强强联合,恐怕就连妖尊宫黑月都要重视几分。

    所以现在看来,灵之雪接受独孤飞天的珍宝,几乎是毫无疑问。

    毕竟,这种东西在南北圣主面前,都会心动,何况,现在灵之雪要是不接受,那就等于是拂逆了独孤剑宗的面子。

    此刻。

    讲真的,灵之雪着实有些心动了!

    她虽然不是修炼的雷属性功法,但是有了紫雷蛇黑玉,那完全可以修炼出雷冰双属性,足以让他的实力精进一倍,甚至有可能突破到圣主境。

    可是。

    一想到这独孤飞天的种种劣迹。

    灵之雪深吸了一口气道:“不好意思,独孤公子的东西太珍贵了,我受之有愧,更受不起!”

    竟然拒绝了!

    在场的所有人,无一不是目瞪口呆,在他们看来,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

    独孤飞天更是脸色一黑,这么多人在场,他颜面何存?

    就在他满腔怒火,无处发泄的时候,眼神余光,忽然瞥向了林奇。

    尤其是看到林奇手中的手帕。

    独孤飞天直接炸了!

    “小子,你是哪里的狗东西,竟然敢拿着雪儿公主的手帕,给老子跪下!”

这一声叱喝之下,真气迸发,宛若一道飓风般,肆掠全场。

    周围的人,都是被震的耳膜刺痛,胆颤心惊,连连倒退了数米之远,随后,他们看向林奇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可怜之色。

    这小子也真是巧了!

    明明就是好心给灵之雪捡回手帕。

    可谁能想到,独孤飞天会突然出现,还正好看到了这一幕,这下,独孤飞天肯定是要借机发火,并且在灵之雪面前好好展现一下实力。

    而林奇,就成了一个可怜的炮灰。

    毕竟,在他们所有人眼中看来,林奇修为只有命陨境,根本不是独孤飞天的对手,甚至连他一根手指头都抵抗不住。

    只是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

    啪!

    林奇毫无任何征兆,突然出手了!

    他的手,快若闪电,宛若无形,一巴掌狠狠扇在了独孤飞天的脸上。
    这一声,清脆作响,与全场一瞬间的死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谁也没有想到,林奇竟然敢打独孤飞天,而且有句话说的好,打人不打脸,林奇这一下更是直接当众打了独孤飞天的脸。

    这小子脑袋绝对是进水了!

    他们可以肯定,林奇今天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事实上。

    独孤飞天,有些懵了,他真的被这一巴掌打懵了!

    他根本没有料到林奇会出手!

    一个命陨境的蝼蚁,怎么会对一个神王境的强者出手。

    这看起来,完全毫无逻辑。

    在他眼里看来,林奇只有被任人宰割的份。

    而他心中更是有一份超越常人的优越感,他说的话,没有人可以反驳,他想要杀的人,没有可以组织。

    可以说。

    自他成名以来,没人不对他尊敬,就连各方势力的长辈,都是对他礼赞有加,这次妖王府的邀请,更是黑鳞亲自空间传音符通知。

    在整个妖尊宫的领地内,没有人敢给他这样的难堪。

    但是此刻。

    一个命陨境的无名小辈,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打了他脸,如此简单粗暴方式,打了他脸一巴掌!

    简直是无法无天!

    一瞬之间,独孤飞天如同吃了情药的疯牛,一张脸变成了殷红之色,怒火冲天!

    所有人都以为,独孤飞天要拔剑斩杀林奇的时候。

    让他们更加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听林奇嗤笑一声:“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一巴掌就被打懵了,看来,你也不过如此,,还有,想让我跪下,你还没有这个资格,对了,雪儿公主的手帕很香……”

    说到最后,林奇将手帕放到了鼻下,轻嗅了一口,满脸陶醉之色。

    只此几句话,只此一个动作。

    在场的所有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他们的心脏,仿佛要在一瞬间爆炸了!

    这小子!

    简直是太无法无天,不可一世了!

    他们真的很想问问,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让你做出这样举动,说出这样的话。就连灵之雪和翠雪两人,眼神都是一凝,露出了异样的波动,在他们看来,林奇所作所为,完全不可思议。

    而当灵之雪仔细打量了林奇几眼之后,突然泛起了一阵疑惑之色,林奇全身上下,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屏障,将他所有一切修为、血脉、真气等等,全部包裹了起来。

    刚才突然出手,全身气势如同洪流,天崩地裂。

    现在收手之后,他脸色淡然,毫无半点慌张,心平如水,全身上下没有半点多余的气息泄漏,收放自如之间,完全只能用恐怖两字来形容。

    试问这一点,灵之雪都无法办到,像他这般从容不迫。

    难道,林奇是什么隐秘大荒之地的不世天才,这次到妖王府,只是来游戏人间,增加历练的?

    这一刻,灵之雪真的不得不朝这方面去想。

    毕竟,林奇这一号人,名不见经传,身上的气息波动,更是前所未闻,不属于她清楚的任何大势力。

    “小子……”

    终于。

    独孤飞天开口了,他的声音,像是死人的磨牙声,尖锐锋利。
    他的整个人,更是犹如火山喷发一般,全身实力、修为、妖气,在霎那间,肆掠全场,震动八方。

    周围境界低下的人,直接被这一股翻天覆地气势,震的吐血倒飞。

    可以说,整座妖王府都被独孤飞天的怒火所笼罩,肆掠的真气洪流,让九天之上都暗沉了几分。

    独孤飞天的实力,毋庸置疑,天才中的天才。

    而他的尊严,不允许任何人践踏。

    “你是自我修炼以来,第一个将我惹怒到极限的人,你的下场,也将会是我所杀之人中,最惨的那一个!”

    “我希望你记得我叫什么名字,因为你的灵魂及其一切,将会永远被我烙印上最恐怖的阴影……”

    这句话说完之后,独孤飞天虚空一握。

    铿锵!

    他背上的长剑,如有灵性般,自动飞行,落到了他的手中。

    这是一把血红的剑,剑身之上血气迸发,阴戾狂躁,隐隐之间更是听到有无数亡魂在嘶吼,在惨叫,让人的心志都混乱,震动不稳起来。

    “血魂剑。”

    “独孤剑宗的至强之剑,当年独孤剑宗的开山祖师,便是用这一把剑,击杀了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用其精血炼制而成的血魂剑。”

    “可我听说,至从当年独孤剑宗的开山祖师,创立门派之后,因为这把剑太过邪恶,直接封印了起来,至今没有人可以去用,可现在……”

    “废话,现在还看不明白吗?独孤飞天的实力,已经在宗门首屈一指,就算他拿着这把剑,其他人能有什么意见,在说,独孤剑宗的祖师早就死了,现在拿出来,也没人管得着!”

    无不是倒吸凉气的声音。

    独孤飞天已经是神王境强者,现在如虎添翼,有了这一把血魂剑,岂不是能够跟妖尊宫黑月一较高下了?

    周围的人,如同浪潮一般,迅速的退却出了数百米之远。

    现在独孤飞天的实力,足以将妖王府都轰碎一半吧。

    只是这时。

    “住手!”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过后,却是灵之雪站了出来,并且,是站在了林奇面前。

没错。

    在所有人都在看好戏,可怜林奇,觉得林奇要完蛋的时候。

    灵之雪站在了林奇前面,挡住了独孤飞天的视线,与之对峙。

    她全身上下,释放冰天冻地的气息,使得周围地面、建筑都结上了一层冰霜,肉眼可见,连空气都逐渐的凝聚冰渣,让人呼吸刺痛,全身冰冷至极。

    此刻,灵之雪身上的冰冷气势,与独孤飞天的妖气,互相碰撞,谁也不输谁。

    就好像冰与火,无法交融,无法真正的压制对方。

    两大天才之间的针锋相对,绝无仅有。

    可是他们想不通!

    真的想不通。

    如果说,林奇这种低境界的人,惹怒独孤飞天,是脑子秀逗了,那么,灵之雪是怎么回事?

    她难道也脑子秀逗了?
    不可能!

    灵之雪她可是雪国公主,是妖尊宫领地内,领土最大的雪国继承人。

    她的一言一行,足以代表雪国势力,断然不会做什么脑子发热,冲动后悔的事情。

    只是,谁也想不明白,灵之雪为什么要做这么做!

    保护一个如此卑微的蝼蚁,有什么好处吗?

    独孤飞天也是愣住了,他想过林奇会有帮手,会出手阻拦,可是没想到,最后站出来的,却是灵之雪。

    “灵之雪,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独孤飞天双目赤红,血魂剑在手中嗡鸣沉吼,就好像一个压制不住的噬血魔王。

    “我当然非常清楚我在做什么。”灵之雪声『色』冰冷,回应。

    就像是之前拒绝独孤飞天一样,没有给他半点颜面!

    也可以说,灵之雪不需要给独孤飞天面子。

    整个妖尊宫的领地之中,他们雪国论实力、领土等等,都要比独孤剑宗稍胜一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势力。

    除了妖尊宫黑月,他们没有向任何势力低头的理由。

    “这么说,你是真的想跟我们独孤剑宗为敌了?”独孤飞天狰狞道。

    “为敌又怎样,不为敌又怎样,总之,今天的事情,不关这个外人的事情,还有,我想提醒你一点,这里是妖王府,不是你的独孤剑宗,在妖王府城池中杀人,会有妖尊宫派来的执法队来处罚,我想问一句,你现在是想与妖尊宫为敌吗?”

    灵之雪这一席话,大气、冰冷、从容,话语之中的内容,更是如同象棋中的一枚车,直接将了军!

    他独孤飞天在厉害,敢跟妖尊宫做对吗?

    这无疑是给他扣了一顶大帽子!

    而在场的所有人,没有谁觉得灵之雪故意使绊,反而觉得灵之雪情理俱占,找不到任何『毛』病。

    无形之中,人心所向的天枰,悄然发生了偏移,在场的人,似乎更支持灵之雪这一方。

    在一看,独孤飞天,现在的所作为,完全没有理智,如同疯魔。

    “我,你……”独孤飞天收刮脑海内所有词语,可是,他找不到任何反驳的字眼。

    他没有跟妖尊宫做对的理由,更没有那个资本!

    “既然你无话可说,那么,请你就此收手,否则,我会上报妖尊宫,对你这种不守规矩之人,进行讨伐,你们独孤剑宗,也要付出必要的代价!”

    灵之雪义正言辞,独孤飞天完全处在了被孤立的一方。

    “好好好,今天,我就放了这小子一马,但是,在婚宴大比上,我相信你一定会对上我,那个时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绝望,我独孤飞天得不到东西,谁也别想得到,还有……”

    独孤飞天眼神精光暴『射』,直指林奇道:“还有你这小子,最好小心一点,在这妖王府城池中,你说不定神不知鬼不觉的小命就没了!”

    最后,在狠狠扫了灵之雪一眼后,他眼神中的怒火,死命的压抑下来。

    谁都看的出来,独孤飞天这一次的暴走,是被憋了下去,而在明天的婚宴大比,很有可能释放出十倍,百倍的怒火。

    而他对灵之雪,更是因爱生恨,已经完全放弃了要追她的想法,反而是要毁灭她。

    “走!”独孤飞天低喝一声,他跟他的随从,消失在了原地。

    这场争锋相对,算是不好不坏的落下的帷幕,不过,围观的人,并没有散去,而是将目光放到灵之雪和林奇的身上。

    他们现在只想知道一个答案,那就是灵之雪是否对林奇有意思。

    现在也只有这个关系,可以解释,灵之雪为什么出手!
    “雪姑娘,多谢你了!”林奇拱手道。

    灵之雪脸若冰霜,淡然若之道:“只是举手之劳,独孤飞天本来就是劣迹斑斑,行事张狂,对我三番两次搔扰,我早就看不下去了,但没想到,你突然会站出来,打了他一巴掌,这一巴掌,也算是替我打了!”

    “雪姑娘说笑了,就算我不打他,也会有人站出来打他,没有动手的人,不是不想,只是不敢。”林奇道。

    灵之雪听他话语通透,不由的更多了几分好奇:“冒昧一问,小友贵姓,何门何派,为什么从来没见过你。”

    “无名小卒,深山野修,不足挂齿。”林奇自然不会告诉他,他是从地球来的,何况,这里这么多人,他可不会傻到自报身份。

    灵之雪也是发现,他突然发问有些唐突了,想了想,还是有些不甘心道:“我看小友,初来乍到,不如到影月楼小聚一场。”

    只是话一出口,灵之雪就后悔了!

    她这不是明显在邀请林奇吗?

    而且她很快发现,周围围观的人,『露』出了异样、吃惊的神『色』,貌似不敢想象,这是从灵之雪嘴里说出来的。

    在他们的所见所闻之中,雪国公主灵之雪,向来是冷傲孤高的『性』子代表,宛若一座永不解冻的冰山,拒人与千里之外。

    能够跟她说上话的人,更是寥寥无几,不,应该说是,她跟任何一个人说话,都不会超过三句。

    可现在,她不光说了很多话,还对林奇发出了邀请!

    这简直是让人大跌眼镜。

    一时间,众人看向林奇的眼神中,仿佛能够飞出几把刀子,将他活活给扎死。

    而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灵之雪有些后悔,却也硬着头皮强撑了下来,反正都话都说出口,索『性』将错就错了,毕竟,她着实是对林奇,非常好奇,他身上的气息,绝对非她所见,所理解的存在。

    只是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样一个让人羡慕嫉妒恨的邀请,这样一个与冰冷美貌无双的灵之雪独处的机会之下。

    林奇果断拒绝道:“不好意思,我真的没空。”没空!

    还是真的没空!

    林奇这句话中,哪里看的出来有半点不好意思,完全就是直截了当,赤果果的拒绝了灵之雪!

    周围围观的所有人,一个个都是呆若木鸡,一脸懵逼。

    没听错吧!

    这小子真的拒绝了灵之雪?

    他不会是个脑残吧?

    这么好的机会,居然都不珍惜!

    不过反过来一想,他们又有些替灵之雪,打抱不平起来。

    这家伙,凭什么拒绝灵之雪?

    有人心里,甚至忍不住大骂,你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赶紧给我改变主意,这样,你至少还是个禽兽,不是禽兽不如。
    尤其是这一刻,看到灵之雪脸上明显露出了几分失望、气恼之色,他们恨不得冲上来,将林奇左一刀右一刀,以泄心头之恨。

    现在林奇让灵之雪不高兴,就好像是他们的杀父仇人似得。

    一边,翠雪更是暴走道:“你个呆头驴,没看到我家公主拉下面子,在邀请你吗?你最好给我想清楚点在回答,我家公主,可不是你这种臭小子能拒绝的,赶紧给我收回刚才的话!”

    只是下一刻……

    林奇不假思索,说了一句更欠揍的话:“两位,我是真的没空,如果你们想邀请我,哪天等我有空在说吧。”

    哪天有空在说?

    这尼玛简直是……

    混账!

    畜生!

    在场的所有人,眼睛都冒火了!

    你算哪根葱啊,凭什么等你有空了在说,灵之雪公主,用得着等你有空?

    其实。

    林奇也感受到了周围的异样之色搞不好,他现在已经引起了公愤,变成了众人公敌。

    只是。

    他来妖王府的时间,已经很迟了,所以接下来有很多事情积压到一起,哪里有功夫到影月楼小聚长谈?

    还不如果断点拒绝,节省点时间。

    当然,林奇并不否定,灵之雪是一个美貌无双,让人难以抗拒的女人,但,林奇现在心里,只剩下凤灵儿,心系她安危之际,没有心情跟其他女子谈花赏月。

    “你,你在给我说一遍!”翠雪气的都快疯了。

    灵之雪也是被噎的不轻,但最后,她深深的看了一眼林奇,摇头道:“算了,说不定他真没空,翠雪,我们走吧。”

    “可是公主,他……”翠雪真的气不过,心里好几次,想把林奇大卸八块!

    灵之雪没有说话,只是转身,身形化作了一道惊虹,离去,谁也不知道,她心里现在有多么的复杂,甚至还荒唐的生出了几分委屈。

    是的。

    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发出邀请。

    但却又第一次,被如此狠心直接的拒绝。

    或许,这放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都无法释怀。

    “公主,他……”翠雪看到灵之雪离去,一阵着急的直跺脚,但她现在也没理由留下,只能狠狠瞪了一眼林奇,恼怒无比道:“臭小子,你最好给我想明白点,然后公开,给我们公主道歉!”说完,她也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两人离去,林奇无奈的耸了耸肩,他只能说灵之雪这句话,说的太不是时候了,如果他一身轻松,无所顾及,断然不会拒绝。

    当然,灵之雪刚才站出来,阻止独孤飞天,这份相助之情,林奇会记在心里。

    只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此次婚宴大比,凡是被邀请参加的人,都要在今天日落之前,到广场上签到报名,分派排组,否则,会因为迟到失去资格。

    林奇现在这么一耽误,已经快到黄昏了,他急忙身形一动,来到了妖王府中心的广场。

    这座广场非常巨大,面积堪比一些中型的城池,平坦的地面,足以容纳百万人之多,中间有一座大型的妖兽雕像,耸然而立,高达百丈,气阔非凡。

    因为,这次的婚宴大比,广场上更是前所未有的热闹、喧嚣。

    除了膜拜观赏妖兽雕像之外,还有不少人在外圈,摆摊叫卖,俨然形成了一个有条有序的交易广场。

    林奇并没有多欣赏,来到了靠近中间位置的签到报名

这位名叫阿书的中年男子,脸上挂着淡然的笑意。

    只是他说要写个欠条,却是用水来写的,最重要的是写在地上,这算什么欠条?

    能带走吗?

    水渍在地上不是一会就干了?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他所写的这个欠条,笔迹却是苍劲有力,看的出来,是一位不错的书法家。

    “林先生,这欠条也写了,阿七的事情,是不是算完了?”阿书将阿七拉起来,挡在了身后。

    阿七一阵感激的目光。

    林奇知道,这些来人,都是来给他难看的,心下也明白,就算想找阿七的麻烦,恐怕也没那么简单。

    “字不错,但是欠一点水准。”林奇淡然道。

    “林先生,难道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阿书有些诧异。

    先进来的阿琴和阿七,显然是在林奇手上吃了败仗,现在却是又向他直接发难了。

    本来,这一次,是想给林奇十足的下马威,谁知道这反而让林奇给了月家难看。

    “前面两样,我不敢大话,不过这书法,可是我的强项。”林奇道。

    阿书愣了下,沉吟片刻,转头道:“阿七,你先下去吧,让我跟林先生讨教讨教。”

    “你多小心。”阿七纵然还有诸多不服气,但是想在也不好多说什么,用另一只手将棋盘拿起,转身离去。

    看到阿七走远,阿书仔细打量了林奇片刻道:“林先生,上一把本来是阿七输了,可是你伤了人,未免有些过火了吧?”

    “他火气大,输了不认账,还想反过来打人,我出手教训几下,算是轻的。”林奇道。

    这番话,显然是不给面子,还有几分理所应该的口气。

    阿书也没想到,林奇居然如此的直接,竟然真敢说,教训他们月家的人。

    “林先生,大家都是成年人,也没必要为一点小事,就伤了和气,不是吗?”阿书道。

    “你也是来让我难看的吧,别废话了,免得让后面的人等不及了。”林奇偷偷扫了一眼门口,却是见到门口有几道气息晃过。

    虽然那几道气息躲藏的很好,但是林奇现在感知力强大,很容易就发现了。

    阿书脸上不由得浮现了一抹苦笑,看样子,今天好像找错人了,这个叫林奇的人,恐怕在各个方面都远远的超过了他们。

    只是他有命在身,断然不可能后退,硬着头皮道:“刚才林先生说我欠点水准,不知道是哪里?如果指点出来,我给林先生道歉,但是如果指不出来,我希望林先生赔偿阿七。”

    “你真的想知道?”林奇淡淡道。

    “悉听尊便。”阿书道。

    “我觉得你刚才的行为,就像这两个字。”林奇拿出天羽狼毫笔,另一只手将杯中的茶水一抖,茶水顿时落到了笔尖之上。

    随后,洋洋洒洒,林奇在小桌子上写下了一个大字。

    不过让阿书奇怪的是,林奇写完这个字后,又一抖天羽狼毫笔,那笔尖顿时变得笔直,又在这个字上面在写了一个字。

    好似,是两个字叠在了一起。

    这让阿书十分的费解。

    不过林奇的手中的笔,的确是好笔。

    他练习书法多年,自然是识货之人,林奇手中的这支笔,应该是用头狼的狼毫做出来的,非常稀有珍贵,在市面上根本就是有价无市。

    而林奇落笔有力,随性洒脱,一看就不是初次练笔之人,最重要的是他提笔之时,还动用了真气。

    虽然只是用茶水书写到小桌子上,但却是非常的清晰,字迹干练,毫无半点挑剔可言。

    “嗯?这是个什么字,我怎么有些看不明白?”阿书的目光,最后落到了小桌子上叠加的两个字上。

    “你稍微走到左边看看。”林奇提醒道。

    阿书心中奇怪,怎么还要走到左边看?

    不过当下也是十分好奇,挪动脚步,走到了左边。

    果然,他的视线角度发生了变化,走到了左边之后,看到之前写的那个字,竟然透过光线变得十分明亮,赫然是一个“傻”!

    “怎么写了个傻字,难道他说我刚才的行为很傻吗?”阿书一阵嘀咕,暗道这个林奇真是会装神弄鬼,好好的写一个字,竟然还玩出花来了。

    只是还没等他想明白,林奇又提醒道:“你在到右边看看。”

    阿书冷哼了一声,但还是走到了右边。

    只见光线又发生了变化,那一个“傻”字,竟然慢慢的变淡,到最后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上面叠加上的另一个字,这个字通过光线的转变,变得慢慢清晰起来,赫然是一个“逼”字!

    “傻逼!”阿书将这两个字连起来一练,只感觉怒气冲心,全身气血不顺,满脸火红。

    弄了半天,林奇说他是傻逼呢!

    “你,你凭什么说我是傻逼!”阿书大叫道。

    “你把欠条写在地上,还用水来写,不是傻逼又是什么,你见过有这样打欠条的吗?”林奇道。

    “我那是戏弄你,你没看出来吗?”阿书大叫道。

    “戏弄我,也要有点文化常识好吗?就你这点文化,还想跟别人舞文弄墨,回去把四书五经背熟了在过来吧,还有,这两个字送你,不谢!”林奇道。

    “你,你”阿书大怒,只是偏偏讲不出什么反驳。

    除了羞辱之外,他更是有一种莫名的挫败感,因为这两个字,足以见得林奇在书法的造诣,让人惊叹不已,竟然可以把两个字重叠写到一起,而且通过不同的光线,可以清晰的看出两个字来。

    若真是论起来,在林奇面前,阿书的确算不上一个文化人。

    而此刻,他越想就心里越发的不平衡,他堂堂一个书法大家,写出字被不少人出高价买下,今天却是被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气血上涌之下,阿书只感觉喉头一甜,竟是噗的一声,吐出一口血出来,身形摇摇欲坠。

    “怎么,比不赢了,就开始吐血了吗?”林奇淡淡道。

    “我,我”阿书还没说话,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

    “阿书,你没事吧?”正在这时,门口急忙冲进来一个人,将阿书扶住。

    是一个女人。

    长得非常年轻,眉目如画,身上有一种娟秀的气质。

    “阿画,我,我没事。”阿书咬着牙说道。

    “我送你去医院。”阿画赶紧道。

    “把这颗药吃了吧。”林奇从身上拿出一颗药丸。

    这些药丸,本来是林奇去昆仑山准备用的,现在见阿书脸色苍白,也是有些不忍,便是拿出了一颗。

而画蛇一族,便是这位画神所画的一条蛇,这条蛇从画上幻化成真后,在经过画神培育,身具灵性,成为了画神身边的追随者。

    可惜,画神喜好饮酒,在画这条蛇的时候,不小心多出了几笔,置于手足之上。

    这便是画蛇添足。

    于是乎,画蛇一族从诞生这一刻起,就存在了巨大的缺陷,尤其是后人,每一个孩子都会存在大小不一的多手多脚现象。

    但好在,画神神力强大,想方设法,让画蛇一族修炼入道,解决这一个大麻烦。

    后来,凡是进入了神海境的画蛇一族,都可以用神力解决自身的缺陷,回归正常,但如果没有进入神海境,没有神力,就会因为手足原因,成为异类,寿命更会急剧缩短。

    这也成为了画蛇一族,一生的宿命。

    每个画蛇一族的孩子从生下来一刻,就要与生命奔跑,在十岁之前疯狂修炼,在十岁之后必须达到神海境。

    若没有,那便是死亡。

    所谓物竞天择,可以说在画蛇一族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当然,能够在十岁之前达到神海境的强者,绝对是天才之选。

    也并不是每个画蛇一族的人,都能够在十岁之前达到神海境。

    幸运的是,画神一直在庇佑画蛇一族,就算没有在十岁突破神海境,他也会想尽办法,延长画蛇一族的寿命,尽量的在拖个几年,创造机会。

    所以,画蛇一族,在画神的保护下,算是良好的繁衍生息,开枝散叶。

    可惜,天妒英才,这位画神因为笔墨上的鬼斧神工,被无形的天道之力所束缚,境界无法突破桎梏,直到最后,因为寿元将近,在众神大战中陨落。

    但画蛇一族因为子孙众多,在众神大战中,侥幸保留了一些。

    只是没有画神的庇佑,加上血脉传承日渐衰落,他们能够在十岁之前突破的人,少之又少,大多数身体都产生了异变,有不少族人,另辟蹊径,也有一定效果,但却不能完全解决,最多就是抑制身体变异,在十岁之后,没有突破神海境,就只有死亡。

    林奇恍然道:“那么,现在这位叫娜娜的小女孩,就是因为没有突破神海境,无法解决自身的缺陷了?”

    “不错,这是画蛇一族,天生的缺陷。”花神道。

    “那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解决?”林奇有些不忍,同时也有些暗叹,画蛇一族,能够生存到现在,真的是一个奇迹。

    “办法不是没有,只不过”花神欲言又止。

    “只不过什么?”林奇道。

    “只不过,这需要耗费巨大神力,借用我的力量,辅以你进行治疗。”花神道。

    林奇微微一愣,借用花神的力量,那么,他所要承受的后果就是,产生巨大损耗,延长他的恢复,甚至直接折损修为。

    这对于现在的林奇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但林奇深吸一口气道:“就这样决定了!”

    “相公,你确定要付出这样的后果?”在花神看来,这完全没有必要。

    林奇道:“娜娜这个小女孩,还很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她,如果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我办不到,何况,这应该借用不了你太多力量。”

    花神愕然一怔,随后道:“相公,无论你怎样决定,我都支持你,而且,我相信你,就算是折损了一些修为,也可以在天灵塔恢复过来。”

    “那,现在就开始吧。”

    林奇话音落下,花神的神力,灌入到了林奇身体内。

    其实,解决画蛇一族最大的原因,还是在自身,他们必须要到达神海境,完全拥有神力后,才能解决自身缺陷。

    而现在,林奇借用花神的一些力量,也并不能完全以绝后患,让娜娜回归正常。

    但,足以用花神的神力庇佑她,让她多活上几年是没问题了,这样,也等于为娜娜创造了时间,让她可以在晋级神海境上努力。

    “老先生,虽然我不一定会治好娜娜,但,让我试试应该没问题吧。”林奇看着老者道。

    老者眼神变化:“年轻人,我很感谢你,可是,你这样”

    “我尽最大努力,如果还是不行的话,我也只能说抱歉了!”


·未完待续,每日一更

地球不爆炸我们不放假

可以在留言区和小编互动哦·
 

喜欢就点击关注

熊本故事汇

有趣的灵魂




powered by 玮宁文学 © 2017 WwW.wn-ste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