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吧肿瘤君!— 最新抗癌技术获2018诺奖

发布时间:2018-10-03 09:37

十一国庆,全球瞩目的2018诺贝尔奖终于揭开面纱,第一个揭晓的是医学和生理学奖:肿瘤免疫疗法终于得奖了!获奖者为美国科学家James P. Allison(詹姆斯·艾利森)和日本科学家Tasuku Honjo(本庶佑)。

他们二人的研究工作,极大推动了肿瘤免疫研究领域,最终引出了PD-1/CTLA-4抑制剂等免疫药物的产生。

艾利森的主要贡献是首次在动物模型上证明了抑制CTLA-4能控制肿瘤生长,推动了CTLA-4抗体的转化医学、并最终促成了CTLA-4抑制剂Yervoy成为第一个上市的新型免疫药物。

本庶佑的贡献是发现了免疫系统的PD-1信号通路,开启了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值得一提的是,他本身是杰出的免疫学家,但并没有在肿瘤免疫领域有太多贡献。但由于诺奖给的是开创性工作,而这个信号通路后来被证明对肿瘤免疫极其重要,因此他得奖应该是可以预见的。

免疫治疗之所以让人激动,主要因为三点:

第一,免疫疗法能治疗已经广泛转移的晚期癌症。部分标准疗法全部失败的晚期癌症患者,使用免疫治疗后,依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第二,免疫疗法有“生存拖尾效应”。响应免疫疗法的患者,有很大机会高质量长期存活,这批曾经被判死刑的晚期癌症患者通常被称为“超级幸存者”!在黑色素瘤,肺癌,肾癌等患者中,免疫疗法都制造出了一批“超级幸存者”,最初接受治疗的一批患者,很多已经存活了10年以上!这种“拖尾效应”是免疫药物和化疗或靶向药物最大的区别。

第三,免疫疗法是广谱型的,可以治疗很多种不同的癌症。异病同治成为了现实。

免疫细胞是我们身体的保护神,正常情况下,能清除掉一看就不是好人的“癌细胞”。免疫细胞清除癌细胞需要两个重要步骤,第一步是识别,第二步是消灭。

首先是识别。免疫细胞需要识别肿瘤细胞的一些表面特征,发现它是坏蛋。这就像巡警从发型,衣着,纹身等综合外表信息,判断街上一个人是不是黑社会。

然后是消灭。警察光知道一个人是黑社会并没有用,还需要能铲除他们。同样道理,免疫细胞也不能光发现癌细胞,还需要清除它。

癌症的发生,说明免疫细胞的监管作用失灵了,这叫做“免疫逃逸”。识别和消灭这两步之中,至少其中一个出了问题。

有些时候,“识别”会出问题,因为癌细胞通过伪装,外表怎么看怎么像好人,免疫细胞无法识别。还有些时候,“消灭”这一步出了问题。免疫细胞明明识别了癌细胞,但却没啥反应,变成“围观吃瓜警察”。通常,这是因为癌细胞很聪明,它们能给免疫细胞发送各种信号,来抑制免疫细胞的活性。就像坏蛋给警察送礼一样,让它们“高抬贵手”。

免疫疗法,就是要修复这些缺陷,帮助免疫细胞识别癌细胞,或者帮助免疫细胞消灭癌细胞。

之前提到的CAR-T免疫细胞疗法,主要是帮助识别癌细胞,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则主要是帮助消灭癌细胞。

PD-1/PD-L1类免疫药物属于广谱抗癌药,对多种癌症都能起效。O药(Opdivo)和K药(Keytruda)的OK组合是临床数据最多的,他们各自都因为数据良好,在很多个适应症中被批准了。

比如O药,已获批15个适应症,用于治疗8种不同的肿瘤,包括黑色素瘤、非小细胞肺癌、肾癌、霍奇金淋巴瘤、头颈癌、膀胱癌、MSI-H型结直肠癌和肝癌。而K药也不少。

免疫疗法的副作用整体而言显著小于传统的化疗,也小于多靶点的靶向药物。由于它作用机制是激活免疫系统,因此最常见的副作用就是过度激活导致的发热、乏力、头晕、全身肌肉酸痛、嗜睡等,通常都不严重,对症处理即可,比如用退烧药、止痛、多休息等。

5%-10%的患者,会出现比较严重的免疫相关反应:比如甲状腺炎症、免疫性肺炎、免疫性肠炎、免疫性肝炎、甚至免疫性心肌炎。这些问题需要及时处理,如果发现不及时,甚至可能发生致命的事故。随着免疫疗法的流行,基层医生尽快熟悉和掌握免疫疗法副作用的处理,至关重要。

这两位科学家得奖实至名归,因为肿瘤免疫治疗实在是划时代的革命。但很多科学家都在这个领域做出了贡献,中国的陈列平教授毫无疑问在肿瘤免疫领域做出了非常杰出而且持续的贡献,这次是遗憾的。无论是否得诺奖,他的付出都不会被忘记,也期待更多来自他团队的突破,毕竟现在的免疫治疗还远不够完美。

除此之外,我们也不能忘记诺奖背后的无名英雄。这次的诺奖表面上给了基础科研,但让他们获奖的,其实是转化医学和临床医学。如果没有对应免疫药物的出现,PD-1和CTLA-4信号通路的研究不可能获奖。而免疫药物的出现,需要成千上万科学家,医务人员,患者的参与和奉献。大家同心协力,促进抗癌领域新的突破!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  





powered by 玮宁文学 © 2017 WwW.wn-steel.com